首届“文学名刊名编论坛”举行 全民阅读重在“阅读实效”

作者 即时比分 来源 教育动态 浏览 时间 17/04/21

  北京12月4日电 (记者 应妮)“文学杂志在我们这个号称创新的年代,最重要的工作还是推出文学新秀和文学精品,而在现阶段,最大的创新是回到正轨,将我们过去一直认为读者是上帝,回到文学才是上帝”,著名作家、《芳草》主编刘醒龙在“文学名刊名编论坛”上的这番话,获得在场主编们的一致赞同。

  由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的首届“文学名刊名编论坛”日前在京举行,《人民文学》、《十月》、《芳草》、《作品》、《北京文学》、《诗刊》等50多家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学刊物主编共聚一堂,以“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学,文学期刊和文学编辑的责任与担当”为主题进行探讨交流。

  深论

  韩浩月(媒体评论员)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坦言,在他内心一直认为,凡文学刊物的主编都应该同时是文学大家,虽然在今天这个社会,编辑似乎不太被认可和熟悉,公众知道更多的可能都是明星作家,但我们必须要重提编辑的重要性。他同时也希望在当下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编辑们能认真、细致,带着感情去看稿子,“不要漏过好作品,不要漏过好作者”。

  著名作家、《芳草》主编刘醒龙说,对社会公众来说,一本好的文学杂志,就应当是抵御伪文化的命题。他以湖北省为例,“湖北省号称文学大省,但是在青年作家群里,比不上河南河北,为什么是这样?我个人的真切体会是,湖北很多青年作者,他们的起步不是从文学开始,是从湖北很有名的《知音》杂志起步的,他们的写作带有浓厚的‘知音体’”。他表示,文学杂志在我们这个号称创新的年代,最重要的工作还是推出文学新秀和文学精品,而在现阶段,最大的创新是回到正轨,将我们过去一直认为读者是上帝,回到文学才是上帝。这才是文学杂志要存在下去的使命。

  《十月》杂志总编陈东捷认为,做主编还是需要有态度和担当的。首先需要有文学理想,看到一个好作品的时候,我们是充满了幸福感,;第二个是专业精神,很多前辈就有很多的范本,尊重作家和他们的劳动,善待作家和作者,积极听取他们的意见;第三个就是公证的原则,无论面临名家还是白丁、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要持正。

  “倡导全民阅读”连续三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连续四年列入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全国两会期间,一些代表委员热议全民阅读,有来自新闻出版界的委员呼吁,尽快为全民阅读立法。

  全民阅读已经在全国开展10年,其重要性已经得到了普遍认识。综合舆论氛围来看,《条例》已经到了呼之欲出的时候。相信在各方的推动下,《条例》的出台不会太晚。

  《条例》有助于保障阅读环境朝着良好方向发展,也能解决出版、销售、市场、传播等与阅读密切相关产业存在的一些问题,总而言之,这是一件好事。但同时也要认识到,全民阅读是个系统、庞大、漫长的工程,同时,作为读者也好,相关的机构也好,均存在一定程度的个体差异,《条例》可能无法细致对应现实问题,它的指导意义或是它最大的价值所在。

  以政协委员白岩松的一个建议为例,他认为“新出版的图书在半年之内应该不低于8.5的折扣”,这在执行层面上,难免会遭遇到市场与读者的双重反对。网店出于品牌推广的目的,以补贴的形式降低书价,很难从法律层面去追责。读者因为书价合适,多买了一些书,这客观上也有助于全民阅读,如果《条例》中的某一条无形当中压制了读者的买书热情,这本身也是一种悖论。

  正是因为存在诸多的中间地带,以及不少含糊的、没有标准答案的争议问题,《条例》才需要反复斟酌,这也是它难以快速推出的原因之一。基于这种认识,也有声音称,全民阅读更适用于“倡导”,“立法”虽有锦上添花的作用,但并非必然选择,一旦进入立法层面,就有可能面对一些“有法不依”的尴尬。

  《北京文学》主编杨晓升直言,浮躁全媒体时代,面对爆炸式的信息冲击,文学和文学期刊正在显露出其独特的价值。网络文学虽然不乏好看作品,但网络文学的发表因为没有门槛,不免鱼目混珠,而文学期刊上的作品,都是经过文学期刊的编辑层层把关,精心挑选发表。事实上,原创文学期刊及其文学编辑,所做的工作很大程度都是属于公益文学,文化事业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学期刊的作用,某种程度上类似自然科学的基础研究,意义不言而喻。

  在座主编一致认为,文学期刊是文学发展繁荣的重要土壤,发掘好作品和好作者是文学期刊义不容辞的责任;在网络时代文学期刊不仅没有过气,更显出其独特价值,需要大家以更敬业的精神投入这一事业中。(完)

  其实,全民阅读在“倡导”与“立法”之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运作、推广空间。仅就“倡导”而言,从口头倡导、舆论引导,到创意倡导、行动倡导,都有许多的事可以做,全民阅读重在“全民氛围”,更重在“阅读实效”,真正有效果的全民阅读,是人们读书观念的改变——从被动读书、从众读书,变为主动阅读、个性阅读。只有摆脱了对阅读的实用、功利目的,阅读行为才会根植于精神,融入人们的气质。

  因此,在《条例》出台之前,相关的阅读推广机构,倾心于全民阅读的公众人物,更应该思考一下,在这项工作上,究竟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已经在做的事情有没有做到位。如果该做的事只做了十之二三,那么即便《条例》出台了,全民阅读仍然短时期内没法真正良好地实现。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jydt/70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