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岁老兵忆抗战:15岁时突围泅渡 广东连州重启重阳节“抬父母进地下河祈福”习俗

作者 足球网址 来源 教育动态 浏览 时间 17/10/09

▲孔飞军功章

广东连州重启重阳节“抬父母进地下河祈福”习俗

第一次坐轿的大妈喜笑颜开 徐伟跃 摄

▲孔飞

  昨天大雨滂沱,江都88岁的老战士孔飞在家中翻出抗战日记,当年那些生龙活虎的战友形象又浮现在他的眼前。老人的泪水就像窗外的雨,哗哗地流了下来。他曾是20军一旅三团二营五连三排五班战士,先后参加抗日战争、孟良崮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和抗美援朝,先后获得抗日自由奖章、渡江战斗奖章和解放自由奖章等。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他更加怀念那些一起战斗过的战友!

  参 军

  父亲带我在同一个连队当兵

  老人回忆道:“我的父亲参加的是新四军一师一旅三团二营五连三排,任副排长。因为父亲曾几次执行任务要抓永安伪乡长,但都未成功,伪乡长出于报复也想抓父亲,但始终未能得逞,伪乡长于是策划妄图抓我当人质,要挟父亲投降,乘机抓他。父亲于是将我接到部队里,伪乡长的阴谋落空了。”

  因自己人小,才14岁,个子不高,跟着部队行动不方便,可送回家又要被抓!父亲问孔飞怎么办?孔飞说:“当兵抗日!”父亲向连长指导员汇报请求之后,正式批准孔飞当兵,当时是1941年5月5日。连长发给孔飞一枝小马枪,3发子弹和两枚手榴弹,单军衣穿在他身上就像长袍一样。父亲把孔飞托付给五班的杨副班长,他身强力壮,对孔飞最关心,帮他扛枪、背背包。在小纪镇的一场战斗中,杨副班长一枪打死了一个伪军,孔飞打了一枪,子弹却打飞了,扔出一枚手榴弹,也忘记除盖扣弦。

  后来父亲调到了团教导队,与敌交战中,左下肢中弹负重伤。团部通知孔飞去看望,见父亲躺在担架上,孔飞心疼得说不出话来。父亲见到孔飞说了一声“好好干!”孔飞点头答应,含泪目送父亲被担架抬走送到后方医院去。

  1942年秋,父亲伤愈归队到了团部。孔飞高兴极了,跑了十几里路去看父亲。父亲告诉他治伤的经过,当时正处在精兵简政时,腿部有点伤残,年龄又大,身体不如从前,团部决定发给路费回家。孔飞担心父亲,路途遥远,又要通过敌人封锁线,能否平安到家,父亲说路熟,绕道可以到家。

  1943年初,父亲又来到团部。父亲说回家不久听人说孔飞去东台买药,被日本鬼子抓走了,不放心就又来部队询问。孔飞说根本没这回事。父亲看到孔飞好好的,就放心地回去了。

  改 名

  听到飞机声就改成“孔飞”

  说起自己的名字,老人笑了起来。他说自己原名孔繁光,在连队除被人喊“小鬼”外,又被喊“孔番瓜”,后又被笑喊成“啃番瓜”,不过孔飞都不生气,都愉快而响亮地应答着,因为部队就像一个快乐的大家庭。

  后来到军工股工作时,他把要改名的想法告诉了两位战友,并希望像他们一样用单名,他们很赞成,并帮助想了几个字,如“锐”、“贵”、“辉”等,但都觉得不理想,忽然听到空中飞机的声音,孔飞当即说:“要是我们也有飞机就好了,叫孔飞!”他们笑着说:“亏你想得起来,好,就这样改。”我们三人一起向指导员李宝璋请求改名,经股长批准并叫文书在花名册上改为“孔飞”。孔飞到团部卫生队领药品时,将改的名字告诉卫生队领导。就这样从1942年开始用了孔飞的名字。

  一次团政委何振声到机炮连视察指导训练时,看到孔飞站在陈锡金连长身后,当即问:“这小鬼叫什么名字?”连长答:“叫孔飞,是见习医生。”何政委笑着说:“现在我们没有飞机,主要靠你们重机炮火力掩护步兵作战,等我们有了飞机就好了!”

  从此孔飞的名字就响亮地传开了!

  武 器

  团里装备迫击炮和重机枪

  1944年,抗战形势由相持阶段逐步过渡到准备大反攻阶段。各地方武装先后上升为主力,部队大练兵,迎接大反攻。此时孔飞在东台独立团机炮连。

  这个机炮连是团长的宝贝疙瘩,武器精良,攻打兴化、周庄的时候,全是机炮连掩护开路。到底有些什么重武器呢?迫击炮排3个班,3门82迫击炮;重机枪排3个班3挺重机枪,其中一挺是缴获的日军九二式重机枪,两挺马克辛重机枪,在射击前,将膛身外管筒装满水方可射击,人们称之为“水鸭子”,九二式重机枪则无需灌水。

  82迫击炮经军工修械所改造后,既可曲射又可平射打敌碉堡,共配备6匹骡子驮重机枪和82迫击炮。

  1945年8月28日晚,二团乘200多只装沙包的木船以三营为前锋,穿过15里水路向西关滩头阵地攻击。机炮连乘4条木船紧跟前锋营。孔飞和沈连长、重机枪排同乘一条船。当接近滩头阵地四五十米时,重机枪狂射,步兵下河向滩头阵地冲锋。重机枪手中弹掉下河,徐洪德排长接着扫射时也中弹倒下,打在头胸部位,孔飞赶紧上前给他包扎时他已经没气了。

  班长接着扫射终于压制了敌人射击,突击部队冲上了滩头阵地,冲上岸时,一名重机枪弹药手扑倒在敌人暗堡射孔上,连长令四班派人进入暗堡抓人。

  战 斗

  跳到河里泅渡差点爬不上岸

  1941年10月,部队转战东台三垛地方,部队番号由江都独立团改为三团。有一天,日本鬼子对东台三垛、三昌河进行大扫荡,三团奉命执行保卫三昌河战斗。三昌河是个大镇,是陆海物资集散地,重要的交通枢纽。日本鬼子一个小队约30人,在皇协军60多人的协同下,气势汹汹。团长命令一营打穿插,二营打阻击。这是孔飞第一次参加打鬼子战斗。

  这场战斗很激烈,进镇日军先是用震弹筒发射,遍地都是轰隆声,接着在皇协军的引导下,用轻重机枪扫射。孔飞他们五连利用构筑的简易工事隐蔽,利用坟堆、草垛、墙拐角、门窗等与敌人战斗,消灭日本鬼子五六个人,打死皇协军10多名,缴获了一些武器、弹药。

  后来还曾发生了三仓河突围战。突围中,三仓河挡住了去路,所有突围人员都跳下河泅渡,15岁的孔飞也跳了下去,可是因人小,棉衣湿透,非常沉重,爬上来又滑下去,反复两三次,都未能爬上岸。幸亏有位身强力壮的同志,把他拖上岸,叫他快跑!孔飞以连队学过的蛇形快跑,跌倒、爬起、再跑,反复三四次,终于摆脱了追赶的敌人。

抬轿子祈福的队伍在崎岖的地下河中行进 徐伟跃 摄

瑶族少女一路打着火把引路 徐伟跃 摄

瑶族少女一路打着火把引路 徐伟跃 摄

  清远10月19日电 (李凌 徐伟跃)“我今年已经60多岁了,第一次享受这么高的待遇,坐了一回轿子,感觉很幸福。”19日临近重阳节,中国长寿之乡广东连州在该市地下河景区举办敬老节,推出“让父母坐一回土轿子”的祈福活动,被女儿女婿抬着坐在轿子中的刘大妈开心不已。

  据当地旅游部门表示,素有“千年寿乡”之称的连州自今年开始恢复了始于唐代的传统敬老节,按照当地习俗,每到重阳节,子女就要用自制的土轿子抬父母进连州地下河,再坐船祭拜地下河内有着2亿年历史、由天然钟乳石形成的高达16米的寿神像,为父母祈福祈寿。

  当天的活动中,地下河景区自制了多副土轿子提供给游客使用,并推出了“抬父母进洞祈福祈寿免门票”优惠活动。抬父母进溶洞向寿星祈福的路程有3公里多长,而且要上下台阶,不少携父母同来的游客积极参与,并表示再累也要坚持到底。

  “起轿了!”父母们开心地坐在土轿子上,子女则一前一后抬着父母慢慢向前行。山路弯弯,台阶险峻,瑶族导游在前面打起火把作向导,抬轿的子女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防止脚滑摔倒。3公里的山路并不短,加上对“抬轿业务”不熟练,一个多小时后参加活动的家庭才到达目的地。

  通讯员 江干轩 老干轩

  来自清远的刘珍表示,按照连州传统习俗,重阳节抬父母进洞拜寿神,能够让父母长命百岁,幸福安康,“虽然我是女子,力气没有那么大,但还是与自己的先生合力将父母抬进洞中。”(完)

本文由百家乐网站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jydt/8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