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鸭”设计者 曾六次留下遗书

作者 澳门博彩网站 来源 教育动态 浏览 时间 17/10/12

霍夫曼(左)在大黄鸭内部与工作人员的合影

  不管命运如何对待我们,我们永远不能失去:扬在脸上的自信、长在心底的善良、融进血液里的骨气、刻进生命里的坚强。 ——吴梦

东莞“大黄鸭”

武汉“大黄鸭”

  明天,在香港维多利亚港逗留一个月的黄色鸭仔Rubber Duck将结束展览。展出一个多月来,这只将港口当做浴盆的鸭子,受到大批游客和市民的热烈追捧,无论是其试水、展览还是放气检查,都迅速引发围观。在深圳、杭州、武汉等内地城市,也出现了不同版本的鸭子形象展览品,不少网友针对抄袭问题争论不休。

  这只成为舆论焦点的“大黄鸭”到底是什么来头?它要向人们传递什么样的理念?新报记者近日独家对话巨型橡皮鸭的设计者、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揭秘“大黄鸭”。

  6年游走11个国家14个城市

  在维港展出的这只大黄鸭高16.5米、长19.2米,当它漂浮在水面上,周遭的建筑立刻就变得“渺小”了。不过,它比之前在法国展出的最大号的大黄鸭还是小了不少,那只鸭子高达26米。

  2007年,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创作出了第一只巨型橡皮鸭,随后,霍夫曼带着它去了法国圣纳泽尔、巴西圣保罗、新西兰奥克兰、日本大阪和澳大利亚悉尼等地。迄今为止,大黄鸭已在11个国家14个城市展出。

  霍夫曼今年36岁,2000年在荷兰读完艺术学院后,到柏林攻读硕士。学习期间,霍夫曼就对公共艺术非常感兴趣,并开始策划橡皮鸭项目,就是想把快乐和幸福带到世界各大城市。当年,他买了一张世界地图,用小鸭贴纸标注在想去的城市上。至于香港是否是当年标注的城市之一,霍夫曼已经记不清了。大黄鸭一经展出,便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强烈关注,其展出城市,也不仅限于霍夫曼之前所标注的了。“一般情况下,哪个城市想要展出大黄鸭,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找我商谈。我们会一起商量并决定相关事宜。”霍夫曼告诉记者,目前中国内地方面还没有确定的计划,也许以后会进行接洽。

  其实,霍夫曼本人并不喜欢“鸭子”。做了橡皮鸭之后,有不少人送了他关于鸭子的礼物。但是,他都觉得那些鸭子形象“太丑”——有脖子、颜色难看等。“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特别不喜欢鸭子。我也从来不在洗澡的时候玩橡皮鸭,这个设计与我的童年无关。”霍夫曼说,他只喜欢自己设计出的这只鸭子和赋予它的理念,即橡皮鸭所传达的“没有国籍、不分国界、没有政治立场、从不歧视任何人。是友好和平的象征”。

   揭秘维港“大黄鸭”

  身体构成:高16.5米,长19.2米,重量超过600公斤,材料为200多块PVC,由3名工人花费3周时间缝合完成。

  充气放气:大黄鸭需要4个充气机工作25分钟到30分钟才能完成充气,放气则只要10分钟。此外,在大黄鸭体内有一个充气泵夜以继日地工作,以确保大黄鸭在水面上维持体型。

  秘密入口:“鸭子”身体后部设有一个开口,方便建筑师或工作人员对“鸭身”进行检查。

  海上漂浮:为了让橡皮鸭能浮起来,底部有一个直径超过13米的浮床,令它优哉游哉。

  固定装备:在橡皮鸭底部连接了3个每个重3吨的石礅固定“鸭身”,以防被风浪吹走。  用橡皮鸭唤起人们对公共空间的关注

  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浴盆鸭形象的风靡,同中国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1992年,一艘从中国出发的货轮,打算穿越太平洋抵达美国华盛顿州的塔科马港,但途中遇到强风暴,一个装满2.9万只浴盆玩具的货柜坠入了大海并破裂。这些浴盆玩具中大部分是黄色充气橡皮鸭,形成了一支庞大的“鸭子舰队”。这些小东西用微弱的浮力与坚忍的耐受力,在无边无际的大洋里,历时15年,从中国漂洋过海历经万难最终登陆英国、美国。在霍夫曼看来,浴盆鸭这个来源于日常生活的形象完全契合自己来源生活的艺术理念,15年漂流故事背后不可思议的乐趣与令人钦佩的勇气,几乎可以把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比下去。

  “我觉得大黄鸭最经典的地方,一个是它的颜色,另一个就是它没有脖子的形象。现实生活中的鸭子是有脖子的,这样的设计更加创新,也让它看上去更加可爱,更加玩具化。我在创造它时所追求的也正是这些。”霍夫曼对记者说。除了经典的黄色和没脖子的形象,霍夫曼创作的大黄鸭最吸引人的地方可能还在于它的“超大尺寸”。大型艺术几乎就是霍夫曼的“签名”。

  在霍夫曼看来,对于建筑师和公共空间而言,需要做得“大型”才能让周围的世界变小。“我并不是做大的东西,而是把世界变小。大型艺术作品不仅让公共空间变小了,而且让我们观看的人也变小了。”作品展出时,霍夫曼会把当地的建筑和巨大的广告牌当做竞争对手。大量商家曾将大黄鸭视作完美的广告牌,欲将自己的商标印在上面。但霍夫曼一一回绝,即便是主办这次香港展示的海港城也得不到特别关照。唯一的“商业活动”是现场发售1000个微型黄鸭,为慈善基金筹款,致力于帮助精神疾病患者。

  霍夫曼认为,亲切模样的橡皮鸭除了给人“快乐”“找回童年记忆”“让我们每个人都平等”之外,他还想用这只橡皮鸭展示人们平日所忽视的公共空间。他认为人们每天穿梭在同样的建筑物之间,但从不关注身旁是怎样的建筑。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是“劫持”了公共空间,占据这个空间,暂时地改变它。“当我把橡皮鸭带走后,让人们察觉到原本的公共空间是个什么样子。”

  每只大黄鸭都在展出城市当地制造

  早在大黄鸭到达维港之前,不少“鸭迷”就身穿黄衣或印有鸭子图案的衣服,甚至带着平日洗澡所用的黄色玩具鸭到场迎接。连日来,大批游客蜂拥到场拍照,争睹其风采,出现一股罕见的“观鸭热”。霍夫曼说,大黄鸭在全世界受到热烈欢迎,它真的给大家带来了快乐。然而,对于大黄鸭在香港展出时能遇到如此大的热情,还是大大超过了他的预期,这让他感到非常惊喜。

  受邀来到全球各大城市展出,不管到哪里,霍夫曼都有自己的规矩:每只大黄鸭都在当地制造,从不离开水面。“全球的水体就是一个巨大的浴缸。我们需要保持简单。”霍夫曼说。因几百公斤的鸭子远途运输困难重重,下水的橡皮大黄鸭均由展出所在地厂商根据需求特别定制。“为保证过硬的品质,我们选择合作制造大黄鸭的生产商必须是非常优秀的企业。更重要的是,制造商除了造出大黄鸭,还要负责修建让它停靠的‘码头’或是下水时的‘浮桥’,这样才能保证展览顺利进行。展出过程中,由于会受到天气或者风力的影响,必须对大黄鸭进行24小时全天候的监控和保护。”

  一个月来,有多少人赴港是为了一睹大黄鸭的“芳容”,或许无法统计确切数字,但看看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讨论,就知道这只鸭子的风头丝毫不亚于任何明星。随着大黄鸭的走红,深圳、杭州、武汉等内地城市也出现了各个不同大小不同版本的大黄鸭仿品,参观、拍照者亦是络绎不绝。但网友对于这一行为的争论也不少,其中,很多人都表示不赞同这一山寨抄袭行为。据霍夫曼介绍,正版大黄鸭全世界只有10只,都是经他亲自授权制作,由他最终决定其去向。到目前为止,中国内地还没有一只正版的大黄鸭。“我绝对没有把大黄鸭的版权交给任何一家中国内地的公司。”谈到这一问题,霍夫曼的情绪有些激动,他告诉记者,以前在别的国家展出时从来没有出现过“山寨大黄鸭”,这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很生气。“一味进行模仿、制造山寨货实在太缺乏想象力,或许会影响到经济的健康发展。我觉得人们如果想进步,必须要有创造力,原创的东西才代表真正的实力。”

  据了解,结束中国香港站之后,霍夫曼将带橡皮鸭去美国和中东展出。

  “我怕书还没写完,人就先没了”

  华西都市报:这几个月来,某著名论坛上一篇连载纪实小说《活着》火了。在连载的7个多月时间里,平均每月点击都超过百万次,目前总点击量已近千万,稳居该网站情感天地点击量年度榜首。目前,该小说已正式签约中国作家出版社,预计12月底面世。

  在引发全社会关注的背后,除了《活着》本身极高阅读价值之外,其背后还隐藏一个悲情但充满力量的真实故事:作者吴梦是一位身患罕见绝症(肺动脉高压)的美丽女记者。在生命进入倒计时刻,她以亲身经历为原型,真实记录下肺动脉高压这种罕见病群体的生死与故事。她希望通过她的书让更多的人及机构关注这种病,以避免更多悲剧发生。

  祸不单行离异之后又突遇绝症

  白色的羽绒服,修长的头发,美丽面庞上总是带着浅浅的笑。17日下午,在成都总府路某水吧,《活着》的作者吴梦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吴梦是四川乐山人,今年39岁,早年在成都某主流大报做记者,是报社得力干将之一。因为爱情,2003年她孤身从成都去到江苏无锡,并供职于当地一家健康行业报纸。在这10年里,除了结婚生子、拼命工作,她还努力培养各种爱好,先后取得了国家心理咨询师、国家珠宝玉石鉴定师、注册国际彩色宝石评估师、艺术品鉴定师等多种职业证书。

  2013年,就在她事业上迎来全新高度时,厄运也突然降临。如同电影《滚蛋吧肿瘤君》中的情节,先是2013年初,经历风雨的爱情最终破裂,她离婚开始独居,7岁的儿子判给前夫。2013年11月,因身体严重不适到当地医院检查,发现肺动脉压力高达110(正常应该是30),患有隐形癌症“肺动脉高压”,病情存在了至少10年,已经进入晚期。这让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前几年常常身体无力,以至于有时因无法陪家人外出而被责怪。医生说,如果一定要治疗就必须换肺,但换肺的前提是心脏没有问题。但心超检查发现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根本无法手术。当时专家分析说,她的肺动脉高压是由先心病引发的,75%以上活不过41岁。这也就意味着,吴梦的生命周期,可能只剩下4年!

  家庭变故,绝症突袭,让孤身的吴梦几乎陷入精神错乱,甚至差点自杀。但她最终挺住了。“毕竟还有儿子,虽然没住在一起,但我不希望他那么快就没了妈妈。另外,父母远在老家,也需要我的扶养。”历经三四个月的调整,吴梦渐渐恢复了坚强。“我不仅要活下去,还要活得漂漂亮亮的,即使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直到今天,她的父母也不知道她患上绝症这件事情。

  写作初衷让更多人知晓肺动脉高压

  肺动脉高压,中国肺移植专家陈静喻称其为“癌症中的癌症”,发病率是百万分之一,是一个没有抢救时间的病种。但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这是一个奇怪而陌生的名词。在检查出这个病症之前,虽然做了多年健康医疗记者,吴梦也从没接触听说过。检查出病症后,她加入了一个肺动脉高压病友群,才真正被这种罕见的疾病震撼了。

  “病友群有90多个人,每天早上大家都会相互问好。只要有一个人几天没露面,大家就知道多半走了(去世)。”第一次知道群友离世,吴梦非常震撼,极不舒服。很快又有第二个,第三个……“后来有一个11岁的小朋友离世,已经不觉得悲伤,只是觉得遗憾。”吴梦说,群里的人不会讨论死亡,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也许哪天就踏上了那条路。但大家会交流治疗经验。

  吴梦发现,群里很多人,都因为这个病导致家庭几近崩溃。医疗费每个月在3000到5.5万元,对于普通家庭而言,无疑是一笔巨大支出。群里不少人,都因为无钱治疗只好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更让她意外的是,因为是罕见病,肺动脉高压并没有纳入医保体系,人们只有自费治疗。她在治疗1年多来,花费数十万,“幸好因为爱好,以前储藏了些收藏品,就用这些东西换钱,不然早倾家荡产了!”亲身的体验及记者的敏感,让她产生了写作的冲动。“我想记录下肺动脉高压群体的艰难现状,让更多人们认识肺动脉高压,尽量减少误诊延诊。也希望这能引发相关部门关注并纳入医保,拯救那些因患这个病而濒临绝境的家庭。”吴梦说。

  戴着氧气写作每行文字都饱蘸爱与泪

  从2015年1月一口气写到8月,一篇长达28万字的《活着》终于完成。为了让书更具阅读性,吴梦在书中以病为线,结合自身经历融入了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发人深思的育子经验、珠宝艺术品收藏秘诀等。透过这本书,读者不仅可以了解到肺动脉高压,还可以看到当今社会的诸多剪影。因为身体原因,吴梦常常是一边吸着氧气一边写作。“我怕书还没写完,人就先没了。”她微笑着对记者说。

  从4月初开始,吴梦的《活着》开始在天涯社区连载。短短三天之内,点击就突破10万,一周之后,突破25万。人们纷纷留言,对作品高度评价,并且鼓励一定要坚持下去。网络反馈的热烈,给了吴梦极大力量与信心。从7月开始,《活着》的阅读量开始稳居天涯情感天地板块榜首。

  《活着》以吴梦自身为原型,采用白描手法,讲述了一位身患肺动脉高压女患者的世界与故事。小说里,查出绝症不久,女主角就被深爱着她的男友(某市市长)“疏远”。后她陆续邂逅多位追慕者,但都非她想要的爱情。在发生系列故事万念俱灰时,她看到了男友自杀的新闻,并收到他的日记,才终于明白他看似“疏远”,实际是为了保护自己。在了解到男友是被桃色陷阱与吸毒丑闻陷害,然后一步步被逼上绝路自杀的真相后,女主人公悲愤交加,决心为男友复仇……病魔抗击、情感纠葛、权欲争斗、人性救赎,整部小说跌宕起伏却又引人深思。所有这些,无不渗透了吴梦对自身经历及人生的感慨与观感,恰如其文所述:“宁可孤独,也不违心。宁可抱憾,也不讲究。入我心者,待以君王。不入心者,不以敷衍。若懂请惜,不懂勿语。”截至目前,该小说点击率已近千万好评数十万条。“这既是一篇很给力的小说,又是一部很真实的当今社会纪实!”网友“云与海之间”如是评价。

  六次留下遗书最终她决定“活下去”

  中国影响力最大的众筹平台之一“众筹网”知晓后,主动联系帮助吴梦开通了图书出版众筹通道。短短4天,这本书就获得了大量提前认购,有些人甚至一次性认购金额高达1万元。目前该众筹正在持续进行之中。这本书同时引发国内十多家出版社关注,最终花落中国作家出版社。据了解,预计到12月底,全新的《活着》就将正式与读者见面。

  吴梦说,自己接受众筹网的帮助,“不是为了筹措资金,而是以这种方式,让更多人们了解肺动脉高压这种病症。”

  但就在朋友们为她的书广受欢迎感到高兴时,鲜为人知的是,看着乐观实际身体虚弱的吴梦,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已悄悄六次留下遗书。这些遗书内容,主要与儿子及父母相关。“我不知道我哪天会离开。因此每次去什么地方都会留下遗书。因为每次想说的话都有差异,就老是重写,已经写了六次。”人生历经沧桑,但她已经全看平淡。不过,对于今后的生活,她说:“会继续做喜欢的事情,比如旅行、写作,做些对别人有帮助的事情。我要认真地活下去,漂漂亮亮的。更何况,也说不定老天开眼,让我再多活几十年呢?”说到这里她笑了,那一刻窗外的阳光,分外灿烂。 姜军 图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链接/

  肺动脉高压发病率百万分之一

  肺动脉高压是指肺动脉压力升高超过一定界值的一种血流动力学和病理生理状态,可导致右心衰竭,可以是一种独立的疾病,也可以是并发症,还可以是综合征。血流动力学诊断标准为:海平面静息状态下,右心导管检测肺动脉平均压≥25mmHg。肺动脉高压是一种常见病、多发病,其发病率为百万分之一,且致残率和病死率均很高。

  多发群体患先天性心脏病、结缔组织病、门脉高压、肺部疾病、慢性肺栓塞、HIV感染等基础疾病者,服用减肥药、中枢性食欲抑制剂者,家族中有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或遗传性肺动脉高压病史者。

  危险人群1、家族性肺动脉高压患者的家族成员;2、结缔组织病患者;3、先天性心脏病患者;4、有服用减肥药史的患者;5、遗传性出血性毛细血管扩张症患者及亲属;6、长期服用避孕药的女性患者;7、有门脉高压的患者;8、HIV感染者;9、长期接触有毒化学品的患者等。

  互动/

  拨打028-96111帮助她渡过难关

  如果你被女记者吴梦的故事所感动,有话要说;或者你知道治疗肺动脉高压的良方,能够帮助吴梦战胜病魔,那么,请拨打华西传媒呼叫中心热线028-96111,让我们一起帮助她渡过难关。

  新报记者 王虹 史翔昆 (感谢霍夫曼工作室提供图片)

  作者授权本报申明:本报所刊之新闻特稿,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bet,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jydt/8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