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9日将有一场水星凌日 官至中将获赠剑(图)

作者 球探比分网 来源 教育动态 浏览 时间 17/12/01

2016年3月9日日全食

  张克侠日记手稿

  哲学家康德说:“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然而,久居城市的我们,被日复一日的生计牵绊,已经有多久没有抬头看看久违的星空了?

  “天象剧场”年年精彩,却也岁岁不同。2009年至2025年之间离中国最近的一次日全食、错过就要再等16年的水星凌日、每小时最大天顶流量超过100颗的流星雨……北京天文馆专家寇文介绍,2016年这些天象不容错过。

  3月9日

  最值得追逐的日全食

  日食是月球在太阳前面穿过而遮住阳光的现象。日全食是天文工作者、天文爱好者和普通大众都能够观测到的、最震撼的天文现象。日全食时,居于“全食带”中的人们能够真切感受大自然的神奇变化。全食发生时,天色逐渐昏暗,温度发生下降。当太阳被完全遮挡时,天色全黑,天空中甚至会出现星星,平时难以看到的白色日冕、红色日珥都会相继出现。观看、拍摄、记录日全食是普通爱好者终生难忘的经历,许多人为此震撼,此后踏上了追逐日食的“旅途”。

  日全食理论上几乎每年都会发生,但发生时只有全球极小范围内能够欣赏到这一壮丽奇景,这条轨迹被称为“全食带”,每一年出现的地点都不相同,“去年的最佳观测地点就在北极附近”。寇文介绍,今年3月9日的“全食带”出现在东起印度洋东部、西至太平洋西部的区域,大部分分布在海上,所穿过的陆地仅有印度尼西亚的部分岛屿,因此想要完整观看日全食的爱好者可以做好奔赴印尼的准备。

  “今年日全食出现的地点是自2009年在我国境内发生日全食以来至2025年,离我们最近的一次,最长观测时间约为4分钟左右”,寇文认为今年的日全食是值得期盼和追逐的。

  本次日食我国南部地区可以看到不同程度的日偏食,遗憾的是北京刚好位于日食边界之外,要想看到,至少要赶到天津以南的地方。

  专家提醒:

  天气好坏看运气

  虽然今年日全食“质量”还不错,但寇文也提醒大家,天文观测也是有“风险”的,“对天文观测影响最大的就是天气因素。天气瞬息万变,有时候甚至只能靠运气。”

  比如在观测2008年8月1日发生在新疆、甘肃、陕西一带的日全食时,寇文就幸运的“赶”上了。头一天,寇文就与一帮天文爱好者开着十几辆车浩浩荡荡赶往计算出的最佳观测地点——新疆哈密与甘肃嘉峪关中间的“马鬃山”。走着走着,他们发现前方的天空黑云压境,果断决定不能再走了。“我们就地找了一个‘云缝儿’开始做观测前的准备工作,”眼看着乌云在头顶上游走不定,大家心里都在“打鼓”,能不能看上全食,谁也不能预料。“说也巧,日食发生的时候,乌云正好错着太阳飘了过去,”寇文幸运地观测到了那次全食的全过程。

  而在2009年7月22日那场长达六七分钟的“世纪大日食”发生时,寇文就没那么幸运了,当时身在浙江海盐的他赶上了瓢泼大雨。“雨中观日食也是很独特的经历,”寇文说,当天天色骤然大变,前后十几分钟比夜里还黑,路灯、车灯都在大雨中瞬间亮起,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5月9日

  错过就要再等16年的水星凌日

  寇文介绍,在五大行星中,水星是地球上最难观测的行星,因为它离太阳太近,总是湮没在太阳的光辉里,只有水星和太阳的角距达到最大即“大距”时,公众才最有希望目睹水星。

  而真正要在“大距”时看到水星,还需要日落或日出时水星尽可能位于太阳的正上方。今年的水星一共将发生6次大距,但仅有发生在4月18日的东大距在日落时高度达18°,发生在9月29日的西大距在日出时高度达17°,较易于观测。

  此外,将发生在今年5月9日的水星凌日也是比较罕见的天文现象,非常值得观测。水星和金星的绕日运行轨道在地球轨道以内,称内行星。内行星有时会观测到它们从太阳表面经过,称为“凌日”。“凌日与日食有点像,水星或金星走到太阳和地球之间,把太阳遮住。只是因为水星离咱们太远了,看上去比月亮‘小’多了,只是一个小黑点划过太阳。”

  今年这次水星凌日持续时间约7个半小时,对北京地区来说,凌日开始的时候正好日落,要想观测到这一罕见天象,一定要位于北京以西。我国西部地区可以观测到凌日开始阶段。

  据天文测算,水星凌日现象在100年内将大约发生十三四次,只出现在5月8日和11月10日前后,上一次发生在2006年11月9日,距今已有10年了。下一次出现在2019年11月11日,不过我国观测不到,因此,如果您错过了今年5月9日的水星凌日,则要等到16年后的2032年11月13日了。

  “而金星的凌日就更难得了,每隔100多年才会出现相隔8年的两次。前两次分别出现在2004年、2012年,而下一次要等到100多年后的2117年,咱们恐怕都没有这个眼福了!”

  专家提醒:

  观水星要用望远镜

  今年的水星凌日观测条件不算太好,此外水星本身就特别“小”,小到我们用肉眼无法察觉,所以寇文提醒大家,想要观测水星凌日的爱好者,一定要准备好望远镜等设备。

  “事实上,即使使用望远镜观看,如果凌日发生时,太阳上有一些黑子活动,观测者也很容易将黑子和水星相混淆,而且一般的黑子都比水星要大。”

  此外,无论是观测日食还是水星凌日,在望远镜或照相机镜头前一定要加装专门看太阳的减光镜或滤光膜等减光设备,千万不能用未加防护的望远镜直接对准太阳观看和拍摄,否则对眼睛或照相机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8月12日、12月14日

  两场流量“超百”的流星雨

  寇文介绍,今年较大的、每小时最大天顶流量超过100颗的流星雨共有3场,除了1月4日已经发生过极大的象限仪流星雨以外,还有8月12日极大的英仙座流星雨和12月14日极大的双子座流星雨。

  其中英仙座流星雨活动时间在7月25日至8月18日,极大则发生在8月12日21点到23点30分之间,每小时最大天顶流量150。英仙座流星雨与象限仪流星雨、双子座流星雨并称为北半球三大流星雨。它不但数量多,而且几乎从来没有在夏季星空中缺席过,每年固定时间稳定出现,是最活跃、最常被观测到的流星雨。

  而双子座流星雨活动时间为12月4日至12月17日,极大发生在12月14日凌晨3点,每小时天顶流星数120。“双子座流星雨是最‘靠谱’的流星雨,高峰维持在一到两天,是对非专业流星观测者来说最好观测的流星雨。”

  “不过,今年的流星雨总体来看观测条件不算太好,都会受到月光的影响。其中英仙座流星雨受到上半夜凸盈月的影响、双子座流星雨则受到满月的严重干扰,都不利于观测。”

  专家提醒:

  别期待“唰唰下雨”

  寇文说,观测流星雨最需要提醒大家的就是,不要把期望值定得太高,“现在大家总能在各种媒体上看到几近完美的流星雨图片,这造成了大家对流星雨几乎不现实的期待,”而事实上,流星雨出现的随机性和不确定性太强了,观测和拍摄都在很大程度上存在运气的成分。

  此外,专业描述流星雨使用的ZHR(每小时最大天顶流量)是一个理论值、完美值,体现了在最理想的观测状态下、以全视角每小时可能观测到的流星数量。“事实上,人眼的盲区、遮挡和光线的干扰、观测时的偶然,都有可能影响观测结果。因此,我们实际能够看到的流星数量起码要打一大半的折扣。”

  寇文提醒大家,就算是流量较大的流星雨的观测,也需要耐心等待。“观测流星雨不可能像看‘放花’似的,在城里下楼站着等上十几二十分钟,就想看见‘唰唰下雨’,那是不可能的!”孙乐琪 J245

  相关链接

  2016年天象汇总

  3月8日 木星冲日

  3月9日 日全食

  3月14日 月掩毕宿五

  3月23日 半影月食

  4月18日 水星东大距

  4月23日 天琴座流星雨

  5月9日 水星凌日

  5月14日 水星合金星

  5月22日 火星冲日

  6月3日 土星冲日

  6月7日 金星上合

  7月17日 水星合金星

  8月12日 英仙座流星雨

  8月28日 金星合木星

  9月1日 日环食

  9月16日 半影月食

  9月29日 水星西大距

  10月8日 天龙座流星雨

  10月21日 猎户座流星雨

  1938年3月,张克侠与周恩来等在武汉八路军办事处的合影

 

  在我们生活的京华大地上,曾经涌现出大批爱国主义民族英雄,他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了巨大贡献,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就是要彰显“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民族英雄风貌。本报与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共同推出系列报道“京华英雄”,每周一期,热血阅读,英气传承。

  军中一智囊 红心向着党

  (一)

  1918年,张克侠与通县姑娘李德璞(后改名李英)结婚。想不到这桩普通的婚姻,对张克侠的一生产生了重大影响。因为李德璞的姐姐李德全后来与冯玉祥将军结婚(冯的前妻刘德贞在1923年因病去世,1924年冯续娶李德全),张克侠与冯玉祥成了连襟,这为以后他在西北军中能长期立足,提供了一个重要条件。

  1926年9月,冯玉祥部队五原誓师北伐,张克侠离开广东,回到冯玉祥的西北军任学兵团中校副团长。此时,身在苏联的李德全寄来一封信,希望张克侠去莫斯科学习。1927年春,张克侠辗转到了莫斯科,进入中山大学学习。他在这里接受了进步思想,提高了革命觉悟,向党组织递交过入党申请书,但组织上还没来得及批准他入党,由于蒋介石叛变,大革命失败,张克侠等被校方送回国内。

  不过,张克侠在离开苏联回国前,党派人与他谈话,指出:目前中国革命正受到严重威胁,国内白色恐怖猖獗,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被杀害。你能在这样的时刻提出入党申请,是难能可贵的。尽管你在莫斯科未能入党,但和你一同回国的张振亚(张存实)会向国内党组织汇报你的情况,希望你回国后继续争取。

  由此张克侠知道张振亚是中共党员,况且张振亚当冯玉祥的随从副官时他们就相熟。于是在归国途中,张克侠向张存实再次谈起自己的入党愿望。张存实说:“你的问题,回国后我一定向党组织反映,有什么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的。”

  回国后,几经辗转张克侠终于和党组织取得联系,并成为一名由周恩来亲自批准并领导的特别党员,奉命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内部。

  按照党的指示,张克侠重返西北军,担任张自忠任师长的第六师少将参谋长。1933年5月,冯玉祥将军与中共合作,在张家口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张克侠被任命为同盟军高级参谋。由于各地前来张家口参加抗日的学生很多,冯玉祥决定开办一个干部学校,由张克侠任校长,冯玉祥为名誉校长。同盟军失败后,张克侠返回陆军大学。

  秘密做统战 积极备抗日

  (二)

  1935年底,张克侠自陆军大学毕业返回29军38师任师长。翌年,调任29军副参谋长兼38师参谋长。他不仅与王世英、南汉宸、彭雪枫、杨秀峰、刘清扬、萧明等共产党员联系或合作,而且把中国共产党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与号召,作为他在29军工作的指导原则,积极进行抗日准备。张克侠按照党中央要29军不要妥协、积极对日作战、发动群众、支援抗战的指示精神,克服29军内部消极抗战的阻挠,提出集结兵力、主动攻击敌人的作战方案,在日军增援之前,以29军优势兵力,一举消灭在华北的2万日军。张克侠将作战计划交萧明同志报送党的领导,刘少奇同志亲自批示同意了这一作战计划。但由于种种原因,该计划未能实现。

  七七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发出了《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要求宋哲元立刻动员全部29军开赴前线应战。事实上,当时宋哲元正在山东乐陵老家休养,29军各部仍照旧分散驻在各地,形势十万火急。因此,邓哲熙、赵登禹和张克侠乘飞机紧急去接宋哲元回来主持大计。张克侠报告何应钦请宋回北平准备作战,宋哲元犹豫不决。

  张克侠借着机会,说现在已到了民族存亡关头,不战将成民族罪人;战而不胜虽败犹荣。又说,按现在敌我形势,我军占优势,可以在敌人增援前,抓住战机击败敌人。张克侠又连夜拟了一份作战计划,大致与上次给党组织的计划相同。第二天,张克侠将计划送交宋哲元。

  宋哲元到北平后,与日本代表谈判交涉,暂停军事准备。但日军利用与宋哲元讨价还价的时机,不断向华北增兵。为挽救危局,张克侠几次建议宋哲元,将在南苑的29军军部和军队移至便于指挥作战的地方。宋哲元担心引起日本人的怀疑,不允许军队调动和军部转移。7月27日傍晚,日军逼近南苑,马上要发动进攻。宋哲元匆匆下令军部移进北平城内怀仁堂,令赵登禹去南苑指挥部队。

  晚上张克侠向赵介绍了南苑部队情况,就撤至北平城内。南苑一战,由于事先准备不足,未构筑有效防御工事,部队损失惨重,佟麟阁、赵登禹为国牺牲。此时,日军已经兵临城下了。

  辗转离北平 设法赴前线

  (三)

  7月29日,汉奸江朝宗主持的“北平地方维持会”成立。张自忠躲进东交民巷,设法逃到天津,后乘船去山东了。张克侠别无他法,只好先在北平隐蔽起来,直到八一三淞沪抗战的消息传来。张克侠忧心如焚,日夜企盼到南方前线去奋勇杀敌。

  他设法托在天津经商的表弟房兆梁想办法。房寄来很多做生意的证明,8月21日,张克侠与李连山乘火车去天津。不料在天津火车站遭到敌人大搜查,房兆梁把张克侠送到英租界一位亲戚家中。几天后,他们乘英国轮船到烟台,转往济南。张克侠随即辗转寻找冯玉祥,先后担任冯玉祥的第六战区司令部高级参谋、副参谋长等职。1938年,张克侠随冯玉祥到武汉,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领导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工作的周恩来。1939年,张克侠任国民党59军参谋长,后任33集团军参谋长、副总司令等职,被授予中将军衔,转战山东、河南一带抗日。

  获赠中正剑 淮海立功勋

  (四)

  张克侠的步步高升,固然得益于冯玉祥将军的器重,但也与他本人的军事素质、卓越才华是分不开的。他受过正规的军事教育,聪颖过人,既富有教育训练的经验又能带兵打仗,还能运筹帷幄,参赞戎机。他曾在台儿庄大战中,协助张自忠指挥59军痛击板垣师团,从此声名鹊起,享有很高威信。抗战胜利后,蒋介石颁发了一批佩剑,名曰中正剑,张获赠一柄,故人称张克侠“佩剑将军”。

  1947年10月,国民党徐州“剿总”又成立了第三绥靖区,令张克侠任副司令官。他利用这一职务,获取了徐州剿总的各种机密情报,派人密送华东野战军司令部。遵照党的指示,1948年11月8日,张克侠与何基沣率第59军两个师、第77军一个半师共2.3万余官兵,在淮海战役前线——贾汪、台儿庄防地举行起义。

  这次起义,敞开了徐州的东北大门,使人民解放军得以直捣徐州,并切断黄百韬的退路,对淮海战役的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受到了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的通电嘉勉。

  1950年3月7日,中共中央组织部作出了《关于张克侠党籍问题的决定》,决定说:“我们认为张克侠同志虽然在国民党军队工作,但1929年入党以来,一贯与党保持联系,设法为党工作,并有成绩,故其全部党籍,应予承认。”

  自1929年以来,在国民党军队中坚持了19年地下工作的张克侠,终于回到了他的“娘家”,回到了党的怀抱中。 本版文/周进

  (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人物小传

  张克侠

  (1900—1984年)

  12月14日 双子座流星雨

  原名张树棠,河北献县人。早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九一八事变后,先后任29军副参谋长、59军参谋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国民党第三绥靖区中将副司令。1948年11月,根据党的指示,在淮海战役前线率部起义。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农林部长,国家林业部副部长兼林业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等职。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大全http://www.lxqcy.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jydt/9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