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建国个展“触手可及”开幕 老婆愤怒拿刀向其脸掷去

作者 足球比分直播 来源 教育动态 浏览 时间 18/01/07

隋建国个展“触手可及”开幕巨型作品长17米(图)

隋建国个展“触手可及”现场。

□苏育生

  北京7月9日电(宋宇晟) 今日,艺术家隋建国个展“触手可及”在“佩斯北京”画廊开幕。展览展出了艺术家近年创作的作品,包括一件长17米,宽8米,高5.4米的巨型作品。据悉,展览将持续到8月22日。

隋建国作品《引力场》。

隋建国作品《引力场》。

  “触手可及”:让物品的判断标准回到物本身

  隋建国,被评论家誉为“在观念主义方向上走得最早也最远的中国雕塑家”。此次个展距离艺术家上次在中国的个展已过去3年,展出他近年的最新作品。

  记者在展览现场看到,主展厅的大型作品《引力场》占据了巨大的空间。艺术家在组合立方体的表面浇灌石膏,使之完全覆盖并延伸出去。而制作该作品时所使用的脚手架也被保留了下来,成为这件长17米,宽8米,高5.4米的作品的一部分。

  主展厅的另外三件作品《锥》、《回》、《条》分别是锥形、四方体以及圆柱体的几何形状,由聚氨酯积累和蘸漆而成。

  如果说主展厅的几件作品在形态上还可以看做是雕塑的话,那么副展厅中的八件作品则更接近于平面作品。副展厅中展出了八幅纸上作品,艺术家同样使用了聚氨酯这种材料,并分别以春夏秋冬、寅丑子卯来命名。

  聚氨酯和石膏成为这次展览展出作品的主要创作材料。和青铜、大理石等精良材料相比,聚氨酯和石膏显得有些“廉价”,而石膏更是常被用于雕塑创作的底稿材料,而非最终成品。在展览入口处的介绍中,写着这样的话:“在这里,‘廉价’突出了‘完美’的无聊与平庸,同时隐蔽地颠覆了艺术品在今天作为奢侈商品的功能,让物品的价值判断标准脱离成本,回到了物的本身。”

  这或许正是这次名为“触手可及”的个展所要表达的。

隋建国作品《锥》。

隋建国作品《锥》。

  “不带任何先入之见地面对世界”

  在隋建国看来,这次的展览其实延续了其2008年的作品《盲人肖像》的思路。彼时的《盲人肖像》是将艺术家闭上眼睛捏出的泥塑,使用严密的几何测量和集体性的施工方式,放大若干倍,使之成为作品。

  而在今天的展览中,艺术家让石膏与聚氨酯这些材料自然流淌,或者将物体放在其间蘸漆,从而形成最终的作品。

  这种力图去掉人为因素的创作其实正反映出隋建国所推崇的那种“不带任何先入之见地面对世界”的理念。他说:“(我在创作中)去掉好多被训练的想法、技术,尽量用最原始的(手法创作)。”

  隋建国也谈到副展厅中的八件纸上作品。他并没有把这种似乎远离雕塑形态的作品当做一幅画。“我没有把它当画看,它是素描。”他说。

  在他眼中,“画画”并不同于“画素描”。他理解的素描是“在草拟一个东西”,和用颜料在画布或宣纸上涂抹并不一样。

隋建国《夜.寅》。

隋建国《夜.寅》。

  “但我还是不服老”

  当被问到如何看当今一些青年艺术家的作品时,已近花甲之年的隋建国坦言,很多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很好。而后话锋一转,“但我还是不服老”。

  其实,隋建国一直在尝试不同形态的雕塑:从用螺纹钢网紧紧地束缚的巨石到“中山装”,从被放大了的泥塑到今天的聚氨酯和石膏。

  不过,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位置。对于当下出现的网络时代的艺术作品,他说:“我是进入不了网络(时代)的语言了,我只能留在这个真的空间、真的时间里来工作,做一些真的东西。”

  胡适与江冬秀结婚后,虽然没有想象的举案齐眉,也没有才子佳人般的浪漫蒂克,但俩人之间能互相尊重,彼此慢慢磨合,相处得还是比较和谐的。

  胡适住在北京期间,除了给家乡的亲戚不时寄点钱,他的侄子思永和思聪也来北京读书,就吃住在他的家中。胡适的朋友多,经常有人住在家中,如徐志摩、徐悲鸿等。这既需要时间招呼,还要增加经济负担,作为家庭的女主人,江冬秀都能妥善安排,从没让客人感到为难。

  江冬秀书读得少,但办事能力很强,比胡适干练得多。她给胡适办的两件大事,让他感念终生。第一件,1928年初,江冬秀回到胡适家乡,用了五个多月时间,亲自上山督工造料,为他建造了其祖父母及父母亲的合葬墓。胡适说:这件事非你办不了,我心中只有感激。他在墓碑上专门写下两行小字:“两世先茔,于今始就。谁成此功,吾妻冬秀。”另一件,抗战爆发后,北平将遭沦陷,江冬秀领着孩子避难,还将胡适的七十箱书,从北京带到天津,又带到上海,终于完好地保存下来。胡适写信给江冬秀:“北平出来的书生,都没有带书,只有我的七十箱书全出来了。这都是你一个人的大功劳。”

  胡适年轻时学问大,声誉高,人也长得潇洒。他一生交往的异性很多,大都能保持正常的朋友关系,但也做过一件对不住江冬秀的事。1923年暑期,三十出头的胡适,因常年劳累过度,请长假到杭州休养。在此期间,他遇到了远房表妹曹诚英,她曾是胡适结婚时的伴娘,后来的婚姻也不如意,此时正在杭州师范上学。在西子湖畔的烟霞洞,用胡适的话说,他们过了三个月“神仙般的生活”。这件事,可能由徐志摩传给了江冬秀,这下就像捅了马蜂窝似的。江冬秀从内心深处敬爱胡适,但决不能原谅他的越轨行为。据石原皋《闲话胡适》说:有一次大吵大闹,江冬秀拿起裁纸刀向胡适的脸上掷去,幸未掷中,还是他把他俩拉开,才平息了风波。但为此事,却让江冬秀生气了好一阵子,胡适自知理亏,只能更好地善待她。

  但江冬秀毕竟是个“明大体”的人,大事情上绝不糊涂。她始终劝告胡适教他的书,不要去干政治,不要做大官。抗战爆发后,政府让胡适去国外从事民间外交,她没有阻拦;但第二年正式任命为驻美大使,她却极力反对做这个正式的大官。胡适对她说:“你总劝我不要走上政治上去,这是你帮助我”,“但现在国家到这地步,调兵调到我,拉夫拉到我,我没有法子逃”。还说“等战事完结,我一定回到学术生涯。”

  胡适与江冬秀的晚年,基本上是在美国度过的。这时候的胡适,没有了往日头上的花环,大多时间都过着普通老夫妻的生活。江冬秀不懂英语,无法与人交流,全靠胡适出外买日常生活用品,甚至信件也要亲自到邮局发出去。江冬秀依然爱打牌,找不到“搭子”时,最喜欢读金庸的武侠小说,熟悉到“如数家珍”的程度。胡适曾以夸奖的口吻,讲过江冬秀“开门送小偷”的事:他家住在五楼,有一天胡适不在,江冬秀突然发现从窗帘里爬进一个人来,她吓了一跳,没有做声,走过去打开房门。小偷不知道家里有多少人,就顺着她指的方向从房门走了。胡适说,她太太的镇定吓住了小偷,如果真喊出声来,那后果不堪设想。

  历史学家唐德刚给胡适写“口述自传”,经常到他家里去。在他眼里,江冬秀是一位“相当爽朗的老太太”,相比之下,胡适反而显得“拘谨”。第一次见面,她就“直呼其名”,后来他就在厨房内随便烧咖啡,找饼干吃。他说:“这一对老夫妇相依为命,我实在看不出他们伉俪之间有丝毫不调和或不寻常之处。”可能胡适家的书香气息,让江冬秀也受到感染吧,她晚年也在写自传。唐德刚看过她写的稿子,他说:江冬秀“不善著文,稿子里也别字连篇,但是那是一篇最纯真、最可爱的朴素文字,也是一篇最宝贵的原始的社会史料。”

  当被问到如何看雕塑的未来时,隋建国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方向,或确定的回答。他只是说,一切都和人有关系。“(雕塑的未来)还是要看雕塑家。雕塑家做得好就会(有发展),雕塑家不行就完蛋了。”

  在唐德刚的眼中看来,在上个世纪里,胡适的“小脚女人”江冬秀,不过是那千万个苦难少女中,少有的“最幸运、最不寻常”的一个例外。

内容搜集整理于百家乐怎么玩,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jydt/9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