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因网恋被父亲斥骂 时尚辣妈惨变“白毛女”

作者 现金网 来源 旅游信息 浏览 时间 17/04/21

    2月9日下午3点,浦口区高里站派出所民警在铁路巡查时,看到一个小伙子正在铁路上冒雪行走。民警将其拽下来的瞬间,列车呼啸而过。一问之下得知,小伙子是安徽人,沿着铁路走了几个小时,为的就是来南京见女网友。

    据高里站派出所民警刘伟介绍,小伙子姓徐,今年23岁,安徽省滁州市人,正在南京某高校读大三,这次徒步来南京,是因为网恋被父亲斥骂,离家出走的。半年前,小徐通过网络结识一名社会女子,经过多次网聊,双方开始恋爱。2月9日,小徐的父亲在电脑里发现两人的聊天记录,怕儿子上当受骗,将小徐骂了一顿。小徐气急之下离家出走,出门后才发现没带钱包,便沿着铁路两旁道路走了2个多小时到南京。在东葛段附近时,他发现没路了,便爬过防护栅栏进入铁路,被民警发现。此时,他已经饥寒交迫。

    昨天早上,苏女士抱着还不到1岁的儿子,走进了金华市中心医院整形美容科,向这里的医生连身道谢。苏女士身材高挑、皮肤嫩滑,长得也很好看,典型的辣妈一枚。

    而在20多天前,她却是一幅见不得人的模样:整张脸用一块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唯一露出的眼睛,也用墨镜挡着。等到诊室里没人了,苏女士才肯摘下纱布。天呐!就连见识广的医生,也差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只见苏女士的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白色的细毛,起码有0.5厘米长,俨然一个现代版的白毛女。

    想想也是,一个美女忽然变成这副尊容,谁受得了?在医生面前,苏女士说话都带着哭腔了。

    生完孩子长了几颗雀斑

    爱美的她愁也愁死了

    这件事,还要从半年多前说起。

    苏女士30岁出头,在金华一家企业里做公关,蛮漂亮的,是朋友和同事公认的女神。

    她平常很注重保养,护肤品用的都是进口货,还隔几天就去趟美容院。一个月下来,在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就要花掉几千块大洋。

    去年,苏女士生下儿子。月子坐完,忽然发现脸上冒出了好几颗雀斑。一开始,婆婆跟她说,等孩子大点,这斑就会慢慢消掉。可是,四五个月过去了,那斑非但没少掉,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产假休完,眼看就要去上班。苏女士的工作,天天都要出去见客户。无论如何,她都绝对不能接受自己脸上有这点小瑕疵。

    她买了以前常用的几个品牌的祛斑产品,可一圈用下来,都没啥效果。

    朋友圈买来“埅斑神品”

    抹了几个月竟惨变白毛女

    因为脸上那几颗雀斑,苏女士真是愁死了。有一天,她在刷微信朋友圈时,看到有个小姐妹在卖cc精油,说是“祛斑神品”。还配上了好多人用之前和用之后的对比图,那效果,简直脱胎换骨一般。

    她看了后可激动了,立马联系小姐妹。小姐妹说,这个产品是她的一个亲戚做代理的,用过的人都说“棒棒哒”。苏女士祛斑心切,立马下了单。

    每晚擦一次,半个多月下来,嘿!还果真有效果,斑淡了不少。

    为了更早把雀斑埅掉,苏女士加大了使用量,一天抹个两三回。没想到两个星期后,剧情来了个神逆转。

    那天上班,刚走进办公室,一个同事瞅了她一眼,几乎尖叫起来,“天啊!你都断奶了,还吃那么多补品干吗?你看看,脸上的汗毛都长出来了。”

    苏女士去照镜子,确实有些白毛冒出来,密密麻麻的。她去咨询小姐妹,对方安慰说不要紧。

    苏女士对小姐妹十分信任,就坚定不移地继续使用cc精油。

    又过了三个多星期,那天早上起床,脸上的白毛像施过肥一样,一夜之间长得又密又长,每根差不多都有0.5厘米长。镜子中望过去,就是一个十足的白毛女啊!

    这……可怎么见人啊!苏女士班也不敢去上了,马上请了假,上医院求助。

    类似病人一个月遇到10多例

    都是使用了激素过高的美容产品

    经过检查,金华中心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童芸诊断说,苏女士这症状,是十分典型的使用激素过量造成的。在医生建议下,她停用了cc精油。也就过了两个多星期,苏女士脸上那片白色森林就自动脱落了。又在医院做了几次补水保湿的护理后,她总算回到了辣妈界。

    那么,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童主任解释说,因为cc精油里含有大量的含糖皮质激素制剂。一开始埅斑的效果确实很好,但这只是假象,时间长了,问题就出来了。

    童主任告诉钱江晚报记者,现在有很多厂家,为了追求短期的效果,往产品里添加了大量含糖皮质激素制剂,在短时间里,的确会出现皮肤白嫩、色素沉积减少的假象,长期使用就会变成激素依赖性皮炎。

    “这个原理,就像是给皮肤嗑药一样,刚开始让人感觉身心愉悦,久而久之上瘾了,不给皮肤使用激素,情况就会急转直下,甚至比以前更差,导致患者必须加大剂量才能使症状改善。”童主任说,最尴尬的是,这种激素依赖性皮炎治疗难度很大,效果也不好。

    了解情况后,民警对其耐心劝导,并联系上他的父亲。随后,民警花钱为小徐买了车票、面包和水,将其送上了去滁州的汽车,小徐连声感谢。(通讯员 崔俊胜 记者 李凯)

    “像苏女士这样的病人,我们一个月能够接诊10多个,一问,都是用了朋友圈买来的美容产品,激素过量造成的。”童芸说,每个人的症状不太相同,有些是脸上长小红点、红斑、红血丝,进出冷热的环境,脸部就会潮红,“像她这样长白毛的,是最严重的一种。”

    本报通讯员 吴伟岚 本报记者 侯明明/文 王璐/漫画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lyxx/7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