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面对日军侵略以死相搏 创意是画家洋弟子提的

作者 皇冠投注网址 来源 文化新闻 浏览 时间 17/05/15

  人物小传

  最近,“少林寺澳洲建分寺,并将建四星酒店”等消息引爆国内外媒体。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日前就此回应说,此事缘于9年前一个少林洋弟子、澳洲著名画家比利奇的美好愿望。

  少林拟大手笔建“澳洲分寺”

  齐白石(1864~1957),湖南湘潭人。原名纯芝、字渭清,后改名璜、字濒生、号白石,别号借山吟馆主人、寄萍老人等。齐白石木匠出身,经过艰苦努力,成为中国近代美术文化史上的国画大师、书法家、篆刻家。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院名誉院长。1953年,文化部授予他﨏人民艺术家﨑的光荣称号。1963年被列为世界文化名人。

  史迹寻踪

  齐白石故居:在北京西二环内,有一条著名的金融街。金融机构,富丽堂皇;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老北京的味儿不见了踪影,透着那么一股现代化的气息。宽敞的辟才胡同西端路北,孤零零地留着一座斑驳的老院子。大门上的门牌,清楚地记着当年的地址:跨车胡同13号(曾为15号),即国画大师齐白石的故居。这里是齐白石从1919年第一次来北京,一直到仙逝,在北京居住时间最长的住所。

  2014年,齐白石及其弟子书画作品在东京展出。(资料图片)

  55岁的齐白石曾想“以画养家”,但其画作很少有人赏识,愿望一直难以实现。幸运的是,他碰到了贵人陈师曾,陈师曾将其画作带到日本,受到日本人高度赞扬和追捧,展出的作品均以高价被抢购一空,故齐白石对日本同仁十分友好。日军侵华后,齐白石决心不做汉奸,与日本人断绝来往,还以笔作刀枪,画以喻义,不断与侵略者进行抗争。

  贵人相助,发迹日本

  日本是齐白石在画坛上红遍中西的地方。

  1919年,55岁的齐白石定居北京。当时北京画坛比较盛行吴昌硕一派具有金石趣味的大写意花鸟画,齐白石由于学习八大山人的冷逸画风,加上木匠出身,画作很少有人赏识,颇受冷遇。他的作品在琉璃厂南纸店卖得不好,生活窘困,“以画养家”的愿望一直难以实现。

  幸运的是,时为北京画坛领袖、陈寅恪之兄、鲁迅同窗好友的陈师曾独具慧眼,十分欣赏齐白石的印章和画格,两人结为莫逆之交。经过不断切磋钻研,齐白石开始创作“红花墨叶”的大写意花鸟画,进入“一花一叶扫凡胎,墨海灵光五色开”的自由境地。1922年,陈师曾携带齐白石的作品到日本参加中日联合绘画展览会。出人意料的是,齐白石的大写意红花墨叶、山水、花鸟,受到高度赞扬和追捧,展出的作品均以高价被抢购一空。

  在日本的消息很快传回国内,从此北京城里买齐白石画作的人逐渐多了起来,一种怪现象在琉璃厂南纸店出现。一拨儿一拨儿黄头发、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人,点名要齐白石的画。南纸店老板把齐白石的画提价几倍、几十倍,仍然供不应求。很快,齐白石的名字传到了美洲、欧洲、大洋洲。

  齐白石对日本同仁是非常友好的。来跨车胡同探望他,他以礼相待;求画索字的,他挥毫相赠。可以说,日本是齐白石辉煌时代开启之地,他的成就与日本及日本友好人士有着很深的渊源。

  日军侵略,以死相搏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白山黑水沦丧。67岁的齐白石对东北军不放一枪就撤入关内,十分愤慨。他叫家人把大门紧紧地关上,从里边上一把大锁。有人叫门,他从门缝往外看,能见的就见,不想见的就让女仆人说:“主人不在家”。他不能为侵略自己国家的日本人作画,他决意用一个国画大师的特殊手法,抗议日本人的侵略行径——不给日本人回信、不见日本人。

  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平沦陷。日伪当局为了掩饰侵略嘴脸,企图请出几位社会名流和贤达之士,为其涂脂抹粉,来表现“日中亲善”“大东亚共荣”。他们相中了齐白石,几次派人登门,邀请他出山,却都遭到拒绝。

  侵华日军的头面人物坂垣、土肥原亲自出马,采用拉拢、引诱、威逼的手段,要齐白石出面,为他们服务或加入日本国籍、到日本去等等。面对日寇,齐白石斩钉截铁地说:“齐璜,中国人也,不去日本。你硬要齐璜,可以把齐璜的头拿去。”民族大义面前,齐白石以死相搏。

  为了表明自己绝不做奴隶、汉奸的决心,齐白石把院中他亲手栽种的花木、葡萄砍的砍、拔的拔,以表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心情。他写下“寿高不死羞为贼,不羞长安作饿饕”的诗句,意思就是宁可饿死,也绝不做取悦日本人的事情。

  齐白石辞去了国立北平艺术学院、私立京华美术专科学校教授的职务。为了抵制日伪大小官员不断的骚扰纠缠,他在寓所门上贴上门条:“白石老人心病复作,停止见客,若有关作画刻印,请由南纸店接办。”

  门条贴上几天后,听弟子李苦禅说:日本鬼子在画店用刺刀逼着人作画。于是又写了一张门条:“画不卖与官家,窃恐不详告白。”

  齐白石这些令人景仰的举动与梅兰芳蓄须明志异曲同工。

  挥毫创作,画以讨伐

  身为年过古稀的羸弱老人,齐白石不能战场杀敌,但他用画和诗,作为刺向敌人的匕首,以笔作刀枪,画以喻义,不断进行抗争。

  为了揭穿日本侵略者“中日亲善”的欺骗宣传,齐白石画了一幅画。画中一个老翁用力向葫芦里观看,上题“里边是什么”五个字,意味着落难的中国人民,要努力看穿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本质。但日本侵略者不了解其中的奥妙,大量印刷,散发全国各地,成为齐白石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者最成功的一张宣传品。

  1942年,平西、平北八路军抗日打鬼子的消息传到齐白石耳中,他非常高兴,登上陶然亭,遥望西山。在他的心目中,西山就是八路军的象征,就是中国不屈的脊梁,就是抗战必胜的保障。回来后,齐白石兴致不减,挥毫创作《重到陶然亭望西山》,词中写道:“西山犹在不用愁,自有太平时候。”齐白石坚信:胜利一定属于中国人民。

  1945年8月15日,午睡中齐白石被儿子齐良已叫醒,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有什么事吗?”护士夏文珠兴奋地告诉他:“日本人投降了!”齐白石一听这话,惊喜地睁大眼睛:“这是真的。你从哪儿知道的?”夏文珠赶忙说:“是良已从收音机里听到的。”齐白石仔细、反复地听着广播里的每一句话。

  齐白石终于盼到了扬眉吐气的这一天。

  晚上,齐白石和几个好友,在跨车胡同家中举办家宴,庆祝胜利。席间,齐白石话特别多,喝了好几杯酒。乘着酒兴,老人挥毫赋诗一首:“受降旗上日无色,贺劳樽前鼓似雷。莫道长年亦多难,太平看到眼中来。”

  齐白石以他独特的方式迎来了抗战的胜利。

  据介绍,少林寺大手笔的“澳洲分寺”项目,包括一座大型寺院、一家含500套客房的酒店和教学机构,以及草药园、佛医养生设施等相关配套机构。整个项目拟耗资约3.5亿澳元(约合17.2亿元人民币)。项目将花落新南威尔士州悉尼以南170公里的肖尔海文市。

  肖尔海文市的市长盖斯称,这一项目是该市史上最大的开发项目,不仅将成为肖尔海文市的地标,更将成为全澳大利亚的文化符号,体现中澳文化的交流和融合,极大刺激当地经济发展和增加就业机会。盖斯市长称,少林寺与肖尔海文市的合作规划,至今已有超过8年时间。盖斯早年曾是澳大利亚联邦国会议员,曾多次赴华访问,其时已与少林寺方面有过接触,“见过释永信六七次”,并曾引荐释永信与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和现任总理阿博特见面。

  释永信:洋弟子提的创意

  释永信则介绍说,计划在澳洲开办的是“澳洲少林禅修中心”,其设想最初由少林洋弟子比利奇提出,之后得到肖尔海文市政府的热情回应,该市政府拿出其沿海包括森林、牧场、湿地保护区在内的1248公顷(约18000亩)土地,将其永久产权以相当优惠的代价出让给少林寺。为了付清412万澳元(约合1990万元人民币)的巨款,他发动海内外少林弟子一起筹款,并于付款日当天赶到了肖尔海文市政府。释永信称,这个独具特色的国际禅修中心明年将可落成开放。

  据悉,肖尔海文市距离悉尼和堪培拉都只有约2.5小时车程,拥有约10万居民。该市在假日期间能吸引约40万人前来游览,是新南威尔士州著名的旅游胜地。

  “让中国文化走出去”

  关于“少林寺海外开40家公司”的消息,释永信说,近年来,少林寺依靠自身力量,相继在海外建起了40多个文化机构,100多位少林弟子常年驻外教授功夫和禅修等少林独特的生活方式。而这些文化机构,全部是在当地政府、社团和爱好者的主动邀请下,落地都市社区,当地民间组织和政府都拿出最优待条件给予支持。他说:“我们从不允许把少林文化中心当成商业化的手段,也不期待把身边的商业社会改造成苦行道场。”谈及少林寺的“海外战略”,释永信称,“一切随缘”,建寺就是为了“让中国文化走出去”。

  少林寺的“走出去”战略

  相关调查显示,目前少林寺在欧洲、美洲均设有“海外中心”,其中“少林欧洲联合会”成立于2010年9月1日,来自德、法、英、意、荷、奥等国的10个欧洲少林文化社团均为其创始会员,该联合会的总部设在德国柏林。据报该中心的创办者为“少林俗家洋弟子”戴勒。而德国少林文化中心厅堂面积更是超过了2000平方米,可用绿地1万平方米,为当时欧洲最大的中国寺庙。

  在地球的另一边,“少林北美联合会”成立于2011年5月21日。据少林寺官网介绍,该联合会是目前美国和加拿大等北美地区首批经中国少林寺认证的少林文化教育培训机构。

  有国内媒体曾作过统计,早在2011年,少林寺在全球范围内的海外中心数量就已非常可观。据悉,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均建有专门研学少林功夫的学校和团体,少林在世界范围内的“洋弟子”数量多达300多万人。(综合央视、《新京报》、《大河报》报道)

  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供稿

  相关新闻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whxw/7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