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4年毛泽东致电孙中山反映国民党右派反共活动 50后、80后联手创作

作者 博彩通网站 来源 文化新闻 浏览 时间 17/12/07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原创绘本力作《麻雀》近日面市,该书是50后与80后联手创作的作品。

  《麻雀》由著名儿童文学作家、50后的梅子涵执笔文字,绘本插画家、80后的满涛创作插画。该书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小孩和大人一起消灭麻雀,失足滑落屋顶,被麻雀救了,他们后来把麻雀保护起来,成了好朋友。作者运用幻想之笔,勾画出荒唐灰暗的成人世界,同时描写孩子与麻雀间天然的生命之爱。梅子涵说:“麻雀是一个象征,因为这样的荒唐事情不仅在中国延续,在世界上也有。我们一直在消灭着一些东西,比如我们曾把森林毁掉,过了很多年以后,洪水泛滥了,于是我们又呼吁人们多种树。”

电文局部

  近期,笔者在台北市国民党党史馆查阅资料,意外发现毛泽东、恽代英等以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名义致孙中山先生的一份电文,电文的标题是《呈报东日三四两区部开会情形》,发报时间是1924年8月11日。该件归在中国国民党汉口档案目下,编号为9107。全文如下:

  孙总理钧鉴(广州):

  东日三四两区部曾贯五等,集少数党员秘密开会,强迫签字于致总理电文,黎磊被殴伤。更日,姃两区部喻育之等二十余人拥入执行部,强迫楚伧盖印于致总理电文,邵力子被殴伤。党纪扫地,若无制裁,何以励众。再,楚伧主持不力,迹近纵容,并乞明察。

  沪执行部 毛泽生 恽代英 施存统 邓中夏 沈泽民

  韩觉民 王基永 杨之华 李成 刘伯伦叩蒸

  8月13日,大元帅批复:“汇交大会”。

  电报的署名,毛泽东误写为毛泽生。这份重要的历史文献,真实记录了国民党右派反对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情形以及毛泽东等人的应对,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毛泽东年谱》《毛泽东传》中都没有记载,实有补充之必要。

  事件的原委是这样的: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召开,共产党员、青年团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实现了国共两党的第一次合作,推进了中国革命的发展。随着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国民党内的右派分子日益感受到革命的威胁,于是加紧反共分裂活动。6月18日,国民党监察委员邓泽如、张继、谢持不仅上书孙中山,指控中国共产党,而且向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提出“弹劾共产党案”,诬控共产党“违反党义,破坏党德”,“希即从速严重处分”。“弹劾共产党案”提出后,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国民党右派分子跟着效仿,掀起了一股反共逆流。

  东日(即8月1日),国民党上海第三四两区党部(非全体的)召集各区代表会议。国民党右派曾贯五、喻育之略为报告之后,“即向各同志分发彼等早已拟就致总理之电文并立刻提出向各代表签字”。这份电文要求“开除跨党分子”,旨在破坏国共两党的合作。第五区党部的共产党员姚绍虞,会前接到三四两区部会议通知。他认为国共合作的目的都在于革命,何分彼此,何况国民党还要联合民众,增加革命战斗力,以达国民革命之速成。因此,只要遵守国民党宣言、总章,就不应该排挤共产党员以分散国民党的战斗力。姚绍虞再三考虑,若不出席这次会议,诚恐右派分子“捏造意见,欺骗总理及中央”,遂决定代表第五区党部出席会议。共产党员顾修代表第二区党部也出席了这次会议。

  当曾贯五、喻育之等右派分子强行要求各与会者签字时,姚绍虞、顾修等认为,该电文内容“实为违反本党纪律,不信任中央委员会之措词”,便“不肯签字,请求退席”。不料,曾贯五、喻育之、何世桢、凌昌策等一拥而上,声色俱厉,拳脚交加,并扬言“不签字者即共产党,非打死不可”。他们一面将门户把守不许退席,一面大打出手,殴伤第五区党部常务委员、国民党左派黎磊。姚绍虞、顾修等在面临生命危险之际,欲退不行、欲进不能,“只可暂时屈服,以党员资格签字,以脱危险”。

  第二天,在驻上海执行部国民党中执委叶楚伧的纵容下,喻育之等率三四两区部二十余人,拥入上海执行部,强迫叶楚伧盖印,并打伤了时为共产党人的邵力子,反共气焰十分嚣张。

  姚绍虞、顾修等脱险后,于3日通过《致总理暨中央执行委员会》快信,报告了上述三四两区部会议经过情状,“除由第二五区党部名义电达外”,“再将泣告总理暨中央诸同志秉公处置,并声明此次签字作废,此等非法举动实系破坏本党纪律,请求依法惩戒,开除党籍”(以上引文均见顾修、姚绍虞、徐梅坤、倪志侠、孙良惠《致总理暨中央执行委员会》,8月3日,中国国民党环龙路档案9086.2)。这封快信信封上写着:广州惠州会馆汪精卫先生台启,落款为上海贵州路六号姚缄。还有批文:“此呈党内共产派问题应办”。

  8月15日至9月10日,国民党第一届第二次中央执行委员全体会议在广州召开,会议集中讨论“弹劾案”问题。原提案人张继、谢持列席会议。张继首先发言,他避而不谈右派的分裂破坏活动,却指责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是在国民党内发挥一种秘密党团的作用,国民党内的种种纠纷即由此而来,“名义上跨党,徒滋纷扰”。为免除这种纷扰,只有“以分立为要”。公开揭起了分裂革命统一战线的旗号。

  国民党右派的提案,在会上遭到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的坚决反击。瞿秋白代表共产党人义正辞严地指出,国民党既然允许共产党人跨党加入,那么共产党人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近似党团是无可非议的。问题在于他们的行动有无违反国民党的宣言和章程,“若其行动有违反宣言及章程之处,则彼辈既以个人资格加入本党,尽可视为本党党员,不论其属于共产派与否,概以本党之纪律绳之”,否则,就没有分立的理由。“若不分立,则共产党的发展,即系国民党中一部分之发展,何用疑忌”。瞿秋白的答辩合理合法,一针见血,体现了共产党人坦荡的胸怀和英勇无畏的革命气概。国民党左派也指出,“救济党内纠纷方法,不必在分立论上讨论”。

  在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的联合反击下,“弹劾案”遭到否决。会后,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发表了《有关容纳共党分子问题之训令》。该训令指出:“谓本党因有共产党员之加入,而本党主义遂以变更者,匡谬极戾,无待于辩。即谓本党因有共产党员之加入,而本党团体将以分裂者,亦有类于杞忧。证之本党改组以后发展情形,益可以无疑”。这就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右派反对共产党,妄图分裂革命统一战线的阴谋。随着国民党右派“弹劾共产党案”的被否决,上海执行部及其各区党部右派分子的反共活动也得到了遏制。

  毛泽东、恽代英等致孙中山总理电,将国民党右派在上海的反共活动及时反映,既使孙中山和国民党中央能够迅速知晓下情,明察国民党右派的活动,又体现了共产党人拥护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坚持国共合作、反对分裂革命统一战线的严正立场和光明磊落的情怀。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遗著的收集、整理与研究”〔11&ZD079〕的阶段性成果)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whxw/9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