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烨谈中国粉丝现象 云南是抗战大后方、结合部、最前线

作者 娱乐城 来源 文化新闻 浏览 时间 18/01/11

古已有之的偶像崇拜现象,自近些年引进了“fans”的英文趣译,并用“粉丝”代之以后,便成为一个愈演愈烈的社会性现象。好像“粉丝”这个词本身具有一种超强的魔力一般,一经正式应用,遍地生根开花。从影视界到娱乐界,从体育界到文艺界,从时尚界到读书界,几乎都有层出不穷的“粉丝”群体,而粉丝们追捧的偶像,也是五花八门,从演艺明星到秀场新人,从著名作家到青春写手,从文化名嘴到网络红人,都应有尽有。粉丝现象,已以其迅猛而强势的发展,成为当下文化领域里最引人注目的新动向。

  一般来说,出于个人兴味与爱好,谁喜欢谁,谁拥趸谁,是人之常情,事之常理,也可以说是人类的社会基本属性之一。但目前呈现于中国当下社会文化领域的粉丝现象,却不能说都是正常的。如果说有的粉丝只是在与偶像的密切互动中,表达一种喜欢的情感与赞赏的意愿的话,那么,还有更为大量的粉丝群体,常以种种认人不讲理,盲从不反思的举动,表现出超越常态的非理性乃至反理性特征。

  腾冲8月14日电 (记者 马骞)“如果用几个词来概括的话,云南应该是抗战的大后方、结合部,也是最前线。”云南省中国近代史研究会会长、云南师范大学教授吴宝璋14日在云南抗战重镇保山市腾冲县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介绍云南抗战历史。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吴宝璋说,中国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东方主战场,而云南抗日战争是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特殊而重要的历史地位。“抗战爆发后,云南就成为大后方;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云南又成为中国抗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东方战场的结合部;而滇南防御战开始时,尤其是滇西抗战爆发后,云南又成为抗日战争的最前线”。

  据有关资讯报道:当年的小女生李宇春因唱功好扮相帅深受年轻歌迷喜爱,喜欢她的歌迷自称“玉米”。由于“玉米”的扩大,又涌现出一批拥护“玉米”的人,又被称为“玉米粉”,成为粉丝的粉丝。后在与周笔畅较劲等一系列事件中,“玉米”与“玉米粉”都是一拥而上,两边的粉丝各拥一方,互不相让。

  近期热播的韩国电视剧《来自星星的你》,掀起新的一轮“迷韩”热潮,“韩迷”们不仅追明星,而且追时尚,“炸鸡”、“啤酒”,也成了时尚生活新潮的象征。韩剧的粉丝们,纷纷抢购与剧中人物相同款式的服饰,包括女主角用过的同款睡袋,男主角睡前看过的读物,都成了时尚文化的符号。

  文学界、读书界的粉丝们,也以各种方式支持着、成就着他们偶像的写作、偶像的事业、偶像的论战。我以为,就青春文学的两个偶像作者郭敬明、韩寒而言,他们在文学上的成就,远不及他们在文化上的贡献,而文化上的贡献,主要就在于他们把粉丝现象提升为一种文化,并发展到一种极致状态。

  郭敬明自携带《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闯入文坛之后,就一直是青少年读者追捧不休的偶像。他先是创办了以书代刊的《最小说》、《最漫画》,后又创办了《文艺风象》与《文艺风赏》。据说,他的杂志系列每年的总印数在百万以上,抵得过全国传统文学杂志的印量总和。2011年《最小说》五周年期间,郭敬明带领旗下24位作家,在北京亚运村图书大厦举行了号称史上最盛大的图书签售会,全国各地来到现场的读者有数千人之多。郭敬明当天签售图书1.8万余册,销售近40万元,平均签售图书品种达58种。而他在2013年自编自导的电影《小时代》,登陆各院线一周多时间,便创下票房近3个亿的最新纪录。而粉丝们在郭敬明受到“抄袭”、“商业化”的质疑及遭遇与韩寒的口角时,都是挺身而出,倾情回护,不遗余力。

  韩寒以小说《三重门》等作品和一系列批判性言论,赢得的粉丝数以几十万计,而且分布于不同的阶层与代际。凭借这种广泛又火辣的影响力,他在自己不断推出《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等新书的同时,先后主编了杂志书《合唱团》、《一天》、《很高兴见到你》、《岁月的童话》等,还对各种社会文化事件频发惊人言论。每有动作,必有响动。他的粉丝的特点,主要表现为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掐架,无论是前些年的“韩白论战”、“韩方论战”,还是持续不断的“韩郭较量”,粉丝们都冲在论战最前线。

  如果说在粉丝发轫之初,主要还是源自青少年文艺爱好者对于喜欢的偶像宣示热爱的情愫,表达一种自我身份认同的话,那么,后来就掺杂进来一些别的因素,越来越不单一和单纯,正负能量兼而有之。

  比如,粉丝们在对于自己喜欢的偶像寄予精神的崇尚、情感的依傍的同时,会越来越把自己的偶像神化和幻化,当成唯一的“上帝”去尊崇和信奉,并蔑视和排斥其他同类的明星;进入这种狂热的迷恋与痴恋之后,粉丝们还会表现出对偶像的坚信不疑,全盘接受,不仅无条件包容偶像的缺点与错误,而且无原则地美化其缺点与错误,并对别人的批评大肆口诛笔伐。偶像在这些粉丝那里,已是至高无上的尊神,神圣不可侵犯。与此同时,粉丝们还会在物质上、经济上不惜花费,在时间上、精力上不惜投入,他们因而成为偶像时刻准备着的最有购买力的消费者,成为偶像无所不在的最为忠实的造势者。这样的结果,粉丝与偶像,就不再是简单的明星与受众的关系,而是成为一个欲望、情感与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的同声共息的文化共同体。

  “抗战中的云南具有特殊战略地位。”吴宝璋称,当年云南抗战的领导者龙云抗日立场很突出、很坚定;云南省抗战具有独特的敌后抗战和民族抗战的特点;云南省是中国正面战场最重要的战略反攻地,特别是滇西及缅北地区的反攻是中国正面战场最重要的反攻地区。

  吴宝璋称,作为抗日战争的大后方,云南人民敢于担当。抗日战争时期,云南迅速派出滇军出省抗战,不怕牺牲,浴血奋战。共参加重大战役20余次,8年抗战中滇军将士伤亡约10万人。同时,云南是中国唯一的对外交通通道,先后共有滇越铁路、滇缅公路、驼峰航线及中印公路共4条对外交通通道。云南也是抗战重要根据地,在农业、民力支援、劳军捐款、工业、金融、教育等方面对抗战做出了重要贡献。

  著名诗人北岛在香港的一个讲座上谈到粉丝时,曾不客气地说“有些像邪教”。这个说法可能过于极端了,但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粉丝进而倾斜发展之后的一种可能。就现在的情形来看,许多的粉丝群,已经不是一般的偶像拥趸群,事实上已经成为一种有着共同的理念与利益,有着一定的组织与手段,有着一定的平台与产业的文化群体,甚至带有团伙、会党的些许色彩。

  粉丝现象何以在当下社会得到如此迅猛而强势的发展,是一个需要认真加以研究的文化课题。从粉丝方面来说,有寻求精神寄托、情感归属的原因,也有精神空虚、自我迷失的原因;从偶像方面来看,有吸引受众、扩大影响的原因,也有享受拥戴、培植势力的原因;从社会文化上看,有流行文化与娱乐文化大肆盛行的原因,也有商业文化、产业文化蓄势待发的原因;从传媒的角度看,有取向转型、看重娱乐的原因,也有追逐八卦、推波助澜的原因。由此也可以说,粉丝从现象到文化,如果是一种病象,那么,它便是各种力量在当下社会有意无意地合力与合谋的结果。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

  作为结合部,云南备受世界瞩目。抗战期间,中国派出远征军10万余人,中国远征军出征缅甸以后形成中缅印战场,突出了中国远征军的国际性。

  而作为最前线的云南,军民同心,共赴国难。缅北反攻、滇西反攻等反攻战使云南成为中国最早把侵略者赶出国门的省份。“滇缅反攻的胜利还遏制了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的进攻势头,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完)

澳门百家乐大全http://www.yjfojiao.com/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whxw/9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