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金波和他没能走完的回家路

作者 太阳城娱乐城 来源 文化新闻 浏览 时间 18/01/24

  《报告》发布现场 上官云 摄

《报告》发布现场 上官云 摄

  北京7月4日电(上官云)6月29日,一个普通的日子。34岁的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忙完一天的工作,下班回家。然而,就在不久后,他晕倒在呼家楼站开往潞城方向的地铁站台,随即失去意识。经急救无效,金波于当晚离世。

  那天的金波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没有出事,他会回到家中,与亲人欢聚。或许不久的将来,金波会像之前计划的那样,将工作地点调到上海,离着在杭州的妻子更近一些。

  北京7月12日电(上官云)12日,《中国城市儿童阅读情况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北京公布。《报告》显示,在阅读习惯上,孩子的阅读“开蒙”时机集中在1~2岁,家长阅读量越大,孩子的阅读量也就越多,同时,纸质阅读依然受孩子、家长的青睐。

  据悉,《报告》由本届童博会主办方基于童博会已有的十万粉丝数量,联合中国出版传媒商报、北京出版集团等出版单位进行的城市儿童阅读情况调查。调查范围为北京、上海、广东、四川、湖北和山西6个重点省市。调查对象为3-14岁儿童的家长。调查通过线上线下并举的方式进行。最终,此项调查共抽取了2257份有效样本。

  《报告》显示,在阅读习惯上,孩子的阅读“开蒙”时机集中在1~2岁,这一年龄段的孩子占比53.7%。除教科书外,孩子平均的年读书量主要在11-30本之间,日均阅读时长主要集中在半小时-2小时之间。

  发布会现场图 上官云 摄

发布会现场图 上官云 摄

  在数字化阅读越来越常见的今天,还有多少孩子喜欢看纸质书呢?《报告》表明,纸质阅读也依然受家长、孩子青睐。其中,童话故事类、动漫卡通类、益智游戏类是儿童喜欢的三大类读物,而这些读物也多以绘本的形式呈现。

  这份《报告》的部分数据对出版商和作家也具有参考意义。主办方介绍,根据《报告》数据可知,在阅读资源上,53.2%的家庭中拥有超过20本适合儿童阅读的藏书,而63%的家庭年均够书量在6-20本之间,国内童书市场广阔由此可见一斑。另一方面,在阅读影响上,父母、老师、同伴是对孩子阅读习惯养成最重要的三类人,其中父母以34.8%居于首位。

  问卷网研究总监王枫对《报告》数据进行了进一步介绍和分析。她表示,一方面,孩子上学以后,阅读情况得到了明显提升,但初中生并不比小学生高。另一方面,家长的阅读量越大,孩子的阅读量也就越多,“要想孩子养成阅读好习惯,家长还需以身作则”。(完)

  现在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天涯社区官方微博截图

天涯社区官方微博截图。

  天涯社区的副主编

  6月29日,对金波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傍晚,整理好手头的工作,他准备下班。前前后后算起来,他已经在天涯社区呆了差不多十年时间,每日认真负责地工作着。

  刚到天涯时,金波做的是社会板块,那时他的社交圈子不大,生活基本围着天涯社区转。据朋友说,那会金波每天不在办公室加班,就在宿舍谈天涯,忧国忧民,高谈阔论。

  常年在网络工作,金波很能包容别人,无论对网友还是对同事,都谦卑纯良、与人无争。而他的性格却是嫉恶如仇、外柔内刚,十年来,对一些社会热点事件都不曾“失声”。

一位外籍女士志愿对倒地的金波进行心肺复苏。(视频截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一位外籍女士志愿对倒地的金波进行心肺复苏。(视频截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曾有人这样描述对金波的印象:“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他那颗浑圆锃亮的脑袋,一脸憨厚,眼神中又闪烁着一丝狡黠,用胳膊肘撞撞我,‘老大,这个帖子怎么样?’”。

  出事当天,一大早,金波就在群里要求贴前一天的数据,整理当天的爆料帖。下班前,还聊了新的工作安排。

  看似一切如常。约18时许,金波踏上回家的路。

  生死一小时

  大概18时47分,金波到达芍药居地铁站。如果没有意外,再有四十分钟左右,他就能到家。 在这一站,他还与妻子邓艳通了电话,让她做菜。

当晚,地铁工作人员一边疏散乘客让出空间,一边拨打急救电话。 (视频截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当晚,金波晕倒后失去意识,地铁工作人员一边疏散乘客让出空间,一边拨打急救电话。 (视频截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炒到第三个菜时,邓艳接到了丈夫在地铁站晕倒的消息。随即,她给朋友们打电话求助。

  目击者介绍,当天19时30分许,金波晕倒在呼家楼站开往潞城方向的站台,随后失去意识。

  两名女乘客上前对其进行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随后,一名自称是急救医生的外国女子参与救治,按压其胸部。

一位女士志愿对倒地的金波进行人工呼吸。(视频截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一位女士志愿对倒地的金波进行人工呼吸。(视频截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接到邓艳电话,好友吴学文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当时金波的状态已经很不好,“我看见他躺在地上都不动了,身边围着很多人”。

  随后,20时许,金波被送往朝阳医院抢救,吴学文陪同前往。遗憾的是,还是太晚了。据媒体报道,朝阳医院急诊科医生介绍,送到医院时金波已没有生命体征,属于突发性心脏病猝死。

  当晚,得知消息的数十名朋友和媒体人自发前往朝阳医院急诊科为金波送行。对媒体朋友,邓艳反复说着一句话:“你们做这行的,多注意身体”。

  离世时,金波只有34岁。

  2日上午,等候送别金波的人们排起了长队。

2日上午,等候送别金波的人们排起了长队。

  爱孩子的父亲

  金波的离去,让吴学文等很多同事、朋友感到意外。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他“工作比较拼,近几年常加班熬夜”。

  但金波很少跟朋友吐槽工作累。他不酗酒、不抽烟,在微信上也不怎么抱怨,而是时不时晒出双胞胎女儿的照片。朋友说,自从有了可爱的女儿,金波整个人都神采奕奕的。

  工作之余,金波拿出很多时间陪伴女儿。据同事介绍,金波很爱孩子,总会中午在办公室休息的时候,利用这段时间跟女儿视频一会,浓浓的父爱与亲情让很多熟悉他的人动容。

  由于妻子在杭州从事公益事业,分隔两地,两人一般会每个月趁着节假日在北京和杭州见面。原本,金波跟家里人商量好,申请将工作地点调到上海。据知情人讲,手续正在办理之中。

  7月2日早晨8时许,悼念金波的亲友三三两两来到告别大厅外。

7月2日早晨8时许,悼念金波的亲友三三两两来到告别大厅外。  

  如今,这个想法永远不能实现了。

  事发前一天晚上,金波还带着妻子、孩子与朋友聚会。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说过身体不适,依旧乐呵呵聊天。

  然而,意外发生了。

  年幼的孩子似乎还不太明白死亡的含义。遗体告别会前晚,她们被带到附近的一家宾馆,等候翌日与父亲最后的一次会面。

  死者长已矣

  每人手持一朵鲜花,送别金波。

7月2日,众人领取一朵鲜花,送别金波。

  7月2日上午8时左右,众多好友、媒体同行在北京市东郊殡仪馆送别金波。

  金波曾是金家的骄傲。肃穆之中,家属群里突然爆发出一阵痛哭声,有人在大声呼喊他的名字。朋友说,金波来自苏北一个比较贫困的乡村,“又是当地金家一家唯一一个硕士,你想家里对他会有多大期望?”

  金波还是“免费午餐”公益项目发起者邓飞的妹夫。在悼词中,邓飞宣布,金波生前好友等和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共同发起和成立一支名叫“心唤醒”的基金。

  他们还将以金波的名义,在全国各大城市的地铁、车站等公共场所添置包括AED(自动体外除颤器)在内的心脏骤停紧急救援设备,建立一个专门为心脏骤停病人服务的应急体系。

  7月2日上午,告别大厅站满了前来为金波送行的人。

7月2日上午,告别大厅站满了前来为金波送行的人。

  没有花圈,没有挽联,也没有哀乐,现场准备了鲜花,悼念者各持一支,以表哀悼。

  金波静静躺在那里,宛若安睡。他的骨灰,会安葬在苏北老家。

  金波的微信昵称叫“肥刀”,头像是一个背影。最后一条朋友圈是他妻子早些时候发出的,公布了讣告。她说,她也没想到第一次翻阅老公的微信,竟然是为了断他的朋友圈。

  “现因肥刀远游,暂时无法联系。但请放心,他能照顾好自己,勿挂!”这条朋友圈如是写道。(完)



本新闻转载于百家乐官网,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whxw/9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