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部门联合发文:抗家暴杀死人 《侯卫东官场笔记》中的张裕葡萄酒

作者 菲律宾网站 来源 育儿新闻 浏览 时间 17/05/18

  宋溪插图H185

《侯卫东官场笔记》中的张裕葡萄酒

《侯卫东官场笔记》中的张裕葡萄酒 图片提供:张裕公司

  本报讯(记者张蕾)今天上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作为我国第一个全面反家庭暴力刑事司法指导性文件,《意见》明确了虐待罪、遗弃罪的认定,对于为反抗、摆脱家庭暴力而伤害、杀害施暴人构成犯罪的案件,《意见》指出,应当充分考虑案件中的防卫因素和过错责任。对正在进行的家暴采取制止行为,只要符合刑法规定的条件就应当依法认定为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属于防卫过当的,应当依法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一庭杨万明庭长说,依法惩治和预防家庭暴力犯罪,最大限度减少家庭暴力的发生,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但是,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或规范性文件,对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程序、实体以及政策作出有针对性的规定。司法实践中则存在犯罪事实难以发现,诉讼程序难以启动,立案、定罪标准不够明确,判处刑罚轻重失衡等问题。

  此次《意见》从基本原则、案件受理、定罪处罚、其他措施4个方面对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提出了指导意见。全文共25条。当中明确了虐待罪、遗弃罪的认定。《意见》根据调研情况和司法实践经验,提出对实践中较常出现的4种虐待情形、4种遗弃情形可以认定为“情节恶劣”。同时对虐待罪与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遗弃罪与故意杀人罪的主观方面、客观方面进行了细致辨析,指导正确适用罪名。

  《意见》规定,具有虐待持续时间较长、次数较多;虐待手段残忍;虐待造成被害人轻微伤或者患较严重疾病;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孕妇、哺乳期妇女、重病患者实施较为严重的虐待行为等情形,属于刑法第二百六十条第一款规定的虐待“情节恶劣”,应当依法以虐待罪定罪处罚。

  具有对被害人长期不予照顾、不提供生活来源;驱赶、逼迫被害人离家,致使被害人流离失所或者生存困难;遗弃患严重疾病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的被害人;遗弃致使被害人身体严重损害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等情形,属于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规定的遗弃“情节恶劣”,应当依法以遗弃罪定罪处罚。

  此外,《意见》还明确对于为反抗、摆脱家庭暴力而伤害、杀害施暴人构成犯罪的案件,应当充分考虑案件中的防卫因素和过错责任,根据案件具体情况,依法定罪处罚。

  杨万明介绍,以实践中经常发生的受虐妇女杀夫案件为例,只要符合正当防卫条件的,就应当认定为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属于防卫过当的,应当依法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于施暴人在案件起因上具有明显过错或者直接责任的,可以酌情从宽处罚。对于因遭受严重家庭暴力,身体、精神受到重大损害而故意杀害施暴人;或者因不堪忍受长期家庭暴力而故意杀害施暴人,犯罪情节不是特别恶劣,手段不是特别残忍的,可以认定为故意杀人“情节较轻”。J009

  发现家暴线索 即应依法办理

  针对家庭暴力犯罪事实难以发现的问题,《意见》一方面通过重申刑事诉讼法规定,鼓励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利报案、控告或者举报;另一方面要求司法机关积极主动发现家庭暴力犯罪事实,公安机关、人民法院在工作中,一旦发现家庭暴力犯罪线索的,即应按法定程序办理。

  加强立案监督 防止有案不立

  针对家庭暴力犯罪难以启动刑事诉讼程序的问题,《意见》从三方面着手解决:一是要求及时立案。公、检、法三机关接到报案、控告或者举报后,应当迅速审查,依照立案条件决定是否立案。二是人民检察院代为告诉。对符合条件的被害人无法提起自诉,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本身是施暴人或者没有告诉或代为告诉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提起告诉。三是加强人民检察院的立案监督职能,防止有案不立。

  如何预防家暴 实施三项措施

  《意见》提出了针对家庭暴力犯罪个别预防和一般预防的三项措施:一是人民法院对实施家庭暴力被判处管制或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可以根据案件情况,同时宣告禁止令;二是社区矫正机构对实施家庭暴力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犯罪分子开展行为矫治;三是公、检、法、司四机关加强反家暴宣传、教育活动,充分发挥法律的威慑、教育和指引功能,减少家庭暴力的发生。

  《意见》还要求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对于监护人实施家庭暴力,严重侵犯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在必要时可以告知被监护人及其他有监护资格的人员、单位,申请人民法院撤销施暴人的监护人资格,依法另行指定监护人。对于施暴人违反人身安全保护裁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虐待还是杀人 明确区分罪名

  《意见》明确,对于被告人主观上不具有侵害被害人健康或者剥夺被害人生命的故意,而是出于追求被害人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长期或者多次实施虐待行为,逐渐造成被害人身体损害,过失导致被害人重伤或者死亡的;或者因虐待致使被害人不堪忍受而自残、自杀,导致重伤或者死亡的,属于刑法第二百六十条第二款规定的虐待“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应当以虐待罪定罪处罚。

  对于被告人虽然实施家庭暴力呈现出经常性、持续性、反复性的特点,但其主观上具有希望或者放任被害人重伤或者死亡的故意,持凶器实施暴力,暴力手段残忍,暴力程度较强,直接或者立即造成被害人重伤或者死亡的,应当以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对于只是为了逃避扶养义务,并不希望或者放任被害人死亡,将生活不能自理的被害人弃置在福利院、医院、派出所等单位或者广场、车站等行人较多的场所,希望被害人得到他人救助的,一般以遗弃罪定罪处罚。

  对于希望或者放任被害人死亡,不履行必要的扶养义务,致使被害人因缺乏生活照料而死亡,或者将生活不能自理的被害人带至荒山野岭等人迹罕至的场所扔弃,使被害人难以得到他人救助的,应当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案例链接

  虐打父亲致死

  男子被判死刑

  被告人许红涛平时经常打骂父母,其母被打得不敢回家。2012年5月28日,许红涛又因琐事在家中殴打因患脑血栓行动不便的父亲许二(被害人,殁年63岁)。同月30日中午,许红涛再次拳打脚踢许二的头面部及胸部等处,造成许二双侧胸部皮下及肌间广泛出血,双侧肋骨多根多段骨折,左肺广泛挫伤,致创伤性、疼痛性休克并发呼吸困难死亡。

  该案经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院两审,以故意伤害罪依法判处被告人许红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许红涛已被执行死刑。

  儿子夺刀抗家暴

  杀死父亲获轻判

  被告人常磊与其父常新春(被害人,殁年56岁)、母郑玲共同居住,常新春饮酒后脾气暴躁,经常辱骂、殴打家人。2012年8月29日18时许,常新春酒后又因琐事辱骂郑玲,郑玲躲至常磊卧室。当日20时许,常新春到常磊卧室继续辱骂郑玲,后又殴打郑玲和常磊,扬言要杀死全家并到厨房取来菜刀。常磊见状夺下菜刀,常新春按住郑玲头部继续殴打。常磊义愤之下,持菜刀砍伤常新春头、颈、肩部等处,后将常新春送往医院救治。次日,常磊到公安机关投案。当晚,常新春因失血性休克死亡。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常磊持刀故意伤害致一人死亡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其行为属防卫过当,依法应当减轻或免除处罚。案发后,常磊投案自首,其母表示谅解,同时考虑被害人常新春平时饮酒后常常对家庭成员实施家庭暴力,故对常磊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最终,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常磊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侯卫东官场笔记》大概是近年来最畅销的长篇小说之一,作者小桥老树在2010年、2011年、2012年分别以版税收入190万元、235万元、270万元蝉联“中国作家富豪榜”。《侯卫东官场笔记》可能也是近年来最长的长篇小说之一,从2010年出版第一册单行本以来,迄今已经出版至第八册,展现了主人公侯卫东从乡镇基层干部到县委副书记、县委书记、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的升迁之路,被称为“公务员必读官场百科全书”。

  在《侯卫东官场笔记》第二册,岭西省沙洲市益扬县县长马有财招待前来青林镇考察投资环境的庆达集团董事长张木山一行的午餐,开了两瓶张裕红酒。小说写道:“宾主融洽,开了两瓶张裕红酒,用来调节气氛。酒宴之上,益杨县政府以马有财县长为主,青林镇有粟明和刘坤,侯卫东就与计委和府办的工作人员坐在一桌,自然地沦为了配角,好在上青林腊山鸡确实味道不错,他抵头啃骨头,满嘴留香。”当时,侯卫东已从青林镇副镇长调任益杨县委组织部综合干部科副科级科员,时间大致为1996年的盛夏。在当时的宴会上,人们已经流行用红酒来调节气氛了。

  在《侯卫东官场笔记》第三册,沙州市市委书记周昌全与市长刘兵、市委副书记黄子堤、市委秘书长洪昂等市领导一起,在市委招待所接待以省委组织部易中达处长一行时,又上了解百纳干红。侯卫东当时已升任沙州市市委办公室综合科科长,身兼市委书记周昌全的秘书,也参加了这场宴会。小说描述道:“黄子堤与易处长比较熟悉,笑道:‘白酒就不上了,我们喝点红酒,岭西传统是无酒不成席,少喝点红酒不会误事,也不会违反纪律。’易处长犹豫了一会,也就同意了。侯卫东无意中看见红酒的牌子,是四百多一瓶的解百纳,酒宴结束以后,他暗自数了数,有十来个空盒子。”这场宴会的时代背景为1998年年底,这段情节见证了解百纳干红在当时公务员阶层的流行程度。

  本报记者 张蕾 J009

  另外,在中国工人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女市长》(李国征著),也出现过张裕解百纳干红,双阳市市委书记孟宪梁在家中设宴,为空降而来的女市长任天嘉接风,小说描述道:“餐桌上摆设很简单,只有四个中盘和一钵蛋花羹。孟宪梁开玩笑说,这是严格执行‘四菜一汤’的公务招待制度,‘苗苗(孟家保姆)说,招待贵客要鱼肉齐全,我说不必那么讲究,便饭就行。你可不要说我吝啬哟!’他给任天嘉倒了一杯张裕解百纳葡萄酒,又给自己满上一杯。菜虽然清淡,酒却是够档次。”

  回眸中国现代文学史,在世界书局1934年出版的中篇小说《狐裘女》(程小青著),上海滩大侦探霍桑的壁橱藏有张裕白兰地;在春风文艺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夜幕下的哈尔滨》(陈s欀?,地下工作者王一民在白露小吃铺喝过陈年张裕葡萄酒;在法律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昙花梦》(陈娟著),绝色女贼李丽兰喝过张裕金奖白兰地;在湖南文艺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长篇小说《酒国》(莫言著),提到侦察员“喝了一大口张裕葡萄酒。酒液柔滑,犹如美女肌肤”,并且描述“袁美丽与秋天的落叶构成一首忧伤的抒情诗,味道像烟台张裕葡萄酒厂生产的‘雷司令’”。在目前流行的官场小说《侯卫东官场笔记》和《女市长》,又出现了张裕解百纳干红的身影。这些跨越了近80年历史的文学作品,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百年张裕的影响力。文/陈耀明

本文由:(http://www.0579net.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579net.net/yexw/7506.html